大会发言提交 Key 驱动下载
搜 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提案委员会

“让大运河再活2000年!”
——全国政协“将建设‘大运河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重点提案督办调研综述

中国政协网    www.cppcc.gov.cn    日期:2017-05-17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大运河水,延绵流淌,千年不息。运河文化,传奇故事,从古至今,从未断绝。

 

2014年6月,大运河申遗成功后,如何以更高标准和更有效措施保护、开发利用大运河资源,一直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问题。2017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北京通州时明确提出,要深入挖掘以大运河为核心的历史文化资源,保护大运河是运河沿线所有地区共同的责任。在这样的大背景下,4月20日至26日,由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家瑞率队的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调研组赴江苏、山东两省,就“将建设‘大运河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重点提案进行督办调研。

 

7天时间,星夜兼程。从碧波潋滟的运河新航道到没落衰败的运河古镇,从引运河水回灌形成的湿地公园到水质堪忧的古运河保护区,调研组深入大运河沿线的新区、古道、港口、码头、湿地、博物馆等地,通过实地查看和召开座谈会等形式,与地方政府、企事业单位和群众代表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交流。一路考察、一路思考、一路交流,调研组力图为大运河未来发展提供更多更好的、有参考价值和可操作性的建议和方案。

 

■古运河新故事

 

“这个古运河公园真美呀!这么多人在里面,不收钱吧?”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全国政协委员黄文平望着两岸茵茵绿柳、点点红花、遍地古迹的苏州古运河景区,赞叹道:“古运河沿线有那么多地方,如果都能变成可以让人民群众休闲旅游的遗址保护公园,该多好!”

 

“古运河现在走船吗?”全国政协委员宋家慧问。

 

“古运河现在是景区,河上走的是旅游船,夜景非常美。古运河边上不远,是我们现在的京杭大运河主航道,那上面不走客船、只走货船,可以直接把货物运到山东和浙江。”江苏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徐鸣回答道:“咱们考察苏州段的运河,只能坐水利部门的巡逻船。”

 

一艘艘货船满载着石油、砂子和各种货物穿梭于京杭大运河上,波光粼粼,汽笛声声,一片繁忙盛景。“运河的运字,就有运输的意思。大运河自古以来就是重要的黄金水道,运河边上经济发展好的地区,也就是运河保护和开发利用较好的地区。”全国政协委员苏国萃说。

 

一边是古运河的修缮和改造,一边是修葺一新的京杭大运河上繁忙的航运景象。千年运河,波浪悠悠,古韵新波,如何使其更快、更好、更协调地发展,成为委员们关心的话题。

 

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大运河的保护与沿岸城市发展、沿河环境改善密不可分。全国政协提案委副主任李宏说:“建设大运河,要综合考虑文化、生态、经济等各方面问题,坚持可持续发展,重视生态保护,助力大运河沿线城市协调发展。”

 

“在大运河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过程中,结合大运河自身特点,将运河遗产文化与改善大运河水质、修复生态环境、推进可持续发展结合起来。”全国政协提案委副主任干以胜说:“在保护文化传统的基础上,推进生态建设和可持续发展,才是未来可行之路。”

 

“大运河不止是经济上的黄金水道,也是文化生态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化传承、生态文明建设、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都需要统筹兼顾、协同发展。”王家瑞说,“将建设‘大运河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和论证的重大课题,对于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具有重要意义。保护和开发利用大运河要突出大运河保护和开发利用中的关键问题,要综合考虑各方面的意见建议,着眼于大运河功能的历史演变和我国现阶段的经济社会发展实际需要,以更高的站位、更广的视野、更务实的举措推动大运河的有效保护和开发利用。

 

■全线通水是当务之急

 

“到了山东之后,大运河开始和你想象的不太一样了吧?”同行的全国政协委员张廷皓说:“在黄河以北地区,尤其是鲁北、河北等地,大运河的主要河段已经出现干涸情况很久了,大运河的黄河以北段缺水,缺的太厉害。”

 

的确,在山东,大运河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济宁之南,波光万顷,碧波荡漾。太白湖的古运河新区段采取了河道清淤、环境整治、岸坡修复等工程,成为河湖交错、生态优越的湿地公园;森达美港则拥有637米的岸线,年吞吐能力达到1200万吨。而在济宁以北,过了黄河,在聊城阳谷县张秋镇,委员们看到的则是水质堪忧的运河古道,而在明清时期商贸繁荣的阿城镇,原本香火旺盛的海慧寺也因运河改道断流而盛景不再。

 

“1855年,黄河决口北徙,运河两岸航道逐渐淤废,南北航运开始隔断。20世纪70年代,因水资源严重匮乏、降水量少,在黄河以北地区,尤其是京津冀地区,京杭大运河部分河段出现严重的断流。”张廷皓说:“这不仅对大运河周边生态造成严重影响,也深刻影响到大运河沿岸城市的经济发展和遗产保护。”

 

“华北地区本来就比较缺水,又会出现季节性的断流,因此,大运河在黄河以北段的缺水状况尤其严重,有时就会出现断流。”全国政协委员李津成说:“虽然有时候会有自然降水补给,但对于运河来讲远远不够。没有水,最基本的河流状况都无法保证。这种情况,不仅在山东如此,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京津冀地区,缺水的情况也比较严重。”

 

由于缺水,生态环境的恶化也接踵而至。“运河古道经常成为各种建筑和生活垃圾的堆弃场,这在之前的调研中经常能够见到。”苏国萃说:“就算河道里存留一些水,水质也是劣五类,河里的藻类植物非常多,水质和水量根本无法保障。”

 

“大运河两岸城市的经济社会发展与运河发展关系密切。”全国政协委员方来英说:“济宁以南运河通水地区,经济发展较快,生态建设也做得比较好。济宁以北运河不通水的地区,生态环境建设面临着多重考验。”

 

也正是因为缺水、不通水,所以作为一条从古至今的人工河,对于大运河的补水,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一直被寄予厚望。

 

“目前,南水北调东线已经穿过黄河到达山东德州。”李津成说:“南水北调东线工程面临着经河北直达北京、天津和未来雄安新区的迫切任务,京津冀地区对于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依然非常期待。”

 

“依目前情况而言,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为大运河的保护、开发利用提供了历史机遇。”李津成说:“如果可以将黄河以北段的大运河保护开发与南水北调东线后续工程结合起来,统筹规划,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总的来说,对于黄河以北的大运河保护和建设而言,首先是要河里有水,这才是大运河发展最为重要的先决条件。”张廷皓说。

 

■复航之路仍需论证

 

“因为没有水,断流,因此,大运河黄河以北段的复航还需要充分论证、审慎研究。”苏国萃说:“黄河以北是我国传统缺水地区,虽然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为复航用水提供了可能性,但后续工程还存在着大量不确定因素。”

 

纵观京杭运河发展史,可以清楚地发现,自1855年黄河改道京杭运河被分成两段之后,京杭大运河开始以黄河为界,最终形成南北分运的局面,走向不同的结局。

 

“没有航运的支撑,黄河以北的京杭运河古河道呈现一派衰败的景象。目前,受自然因素和人类活动的影响,河道干涸、河床裸露,部分河段成了人们倾倒垃圾和排放污水的场所,更加严重的是,河道和河堤被人为挤占和破坏。”苏国萃说:“令人痛心的是,黄河以北段的运河自断航至今不过四五十年,若再过四五十年,现有的河道将不复存在,后果将不堪设想。”

 

“内河航运具有节能、环保、运输成本低、较少占有土地资源的优势,两千年以来,都是我国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洪天慧说:“恢复黄河以北段的京杭大运河航运功能,不仅可以连接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实现陆路水路融合发展;也可以促进沿运河两岸文化、生态、经济的发展,解决大运河申遗后遗产利用和保护的关系。”

 

但是,京杭大运河复航涉及到太多层面的内容。这不仅需要研究京杭大运河本身情况,也要基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情和国力。宋家慧说:“没有水,复航的可能性太低。对于复航而言,仍需要进一步的充分论证和研讨。”

 

■综合发展呼唤“顶层设计”

 

“大运河自古以来就是我国贯通南北的水上交通要道,其沿线地区人口资源密集、文化底蕴深厚,连接京津冀地区和长江经济带等多个国家重点战略区域,从古至今,都对我国南北方之间的经济社会发展和文化交流作出重要贡献,至今仍在发挥着重要作用。”张廷皓说:“2014年申遗成功以后,大运河开始作为一项复杂的巨型遗产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在进入‘后申遗时代’之后,更高标准、更加有效地保护、开发利用大运河资源,需要更高层面的统筹规划,需要更有针对性的立法。”

 

“这次调研通过了解运河经济、文化、生态建设等方面的情况,深入研究大运河保护、开发利用方面存在的问题,对‘将建设“大运河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可行性,以及从研究层面解决大运河建设中的问题和困难提出建议,推动提案办理更加务实。”干以胜说。

 

“京杭运河流淌了两千多年,这是人类的宝贵财富,我们这一代人有义务有能力保护好它,并将一条真实的、完整而又发挥着巨大作用的大运河传承下去。”刘川生说:“大运河不仅要活下去,还要活得更好!”

 

“由于大运河的保护、开发利用是一项全局性工程,涉及跨区域协调、南水北调、水利工程、航运和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以及运河经济带产业分布转型升级等一系列问题,目前还缺乏成熟的保护和开发体系。因此,大运河的开发、保护利用需要‘顶层设计’。”方来英说:“此外,大运河是重要的文化遗产,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大运河的历史价值不容忽视。”

 

“既有区域问题,又有流域问题,大运河保护、开发利用非常复杂,建议成立国家层面的领导小组和联席会议机制,立足于目前的地方研究机构的经验,调集专家形成专家组,分门类研究保护和开发利用问题,解决实际问题。”黄文平建议道。

 

此外,虽然大运河沿岸城市经济和文化相对发达,但各地发展并不平衡,存在沿线各地文化经济资源整合不佳、岸线利用效率不高等问题。李津成说:“大运河水污染防治工作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也面临产业升级、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文化遗产保护矛盾突出的问题。尤其是京津冀部分河段存在严重的断流现象,周边环境污染严重。同时,大运河中航运船舶带来的污染问题也给南水北调输水干线的水质保护带来较大压力。如何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更高层面的统一规划。”

 

历史和现实都在呼唤,保护、开发利用大运河需要国家整体的统一规划。

 

“大运河已经流淌了两千多年,通过我们的努力,如果能让大运河再活2000年,那该多好!”胡刚说:“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义务。”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