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 驱动下载
搜 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和学习委员会

又逢佳节思故人
——忆吴建民先生二三事

中国政协网    www.cppcc.gov.cn    日期:2017-02-06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吴建民先生走了。走得那么匆忙,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因为凌晨还赶乘一班误点飞机,从北京去武汉,参加当天上午武汉大学一个学院的开学典礼,要发表一场莘莘学子翘首以盼的关于国际关系的演讲,却不料突遇车祸,还未曾告别,就永远将背影留给了我们。

但他留在我脑海里的,绝不只是背影。

我分明还记得他的睿智言谈。记得那年他是我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许多精彩的答问,代表着国家的庄严,政府的立场,外交家的严谨,却充满了学者的睿智、辩者的机敏,善于用事实说话,往往是言简意赅。寥寥数语,就让人折服。有时还寓庄于谐,让人忍俊不禁、点头不已。我常从报纸上把他的精彩话语剪辑下来揣摩,学着他的榜样,去对付西方一些执偏见者在宗教问题上对我们的诘难,还出了一本书《把中国宗教的真实情况告诉美国人民》。

我分明还看见他的笑貌音容。记得那年他是驻法国大使,我是国务院宗教局局长。知道我去法国访问,他特意把我“拦截”下来,请我给大使馆的同志作了一场长达两小时的宗教问题报告。为了答谢我,他特意请我看一场法国著名的歌剧。可惜我虽是古典音乐爱好者,对那部长达4个小时的歌剧,一点不熟悉,加上法语根本听不懂,连说明书都看不明白,就忍不住要打瞌睡。于是使劲拧大腿,可不能在那种场合给中国人丢脸啊。吴大使在旁忍俊不禁,不忍我受此“折磨”,遂又和夫人施燕华一起,在使馆请我吃他们家乡——江苏的奥灶面。在法国吃过几天西餐,再吃这碗地道的奥灶面,味道真好。再加上一边吃,一边天南海北、谈笑风生的畅谈,更是兴味盎然。这碗面印象深刻,回来后为了解馋,我还特意买了一箱“方便奥灶面”。但再怎么吃,也吃不出法国那番滋味了。后来我把这事跟吴大使说起,他笑道,“如果什么都图‘方便’,味道就变了”。我俩于是借着这话题,讨论起时下流行的“快餐文化”现象,得出的共同结论是:现代化使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普遍提高,可精神世界却缺少了关照。现代的人们拥挤在高节奏、充满诱惑的现代生活中,人心浮动,没有片刻安宁。欲望在吞噬理想,多变在动摇信念,心灵、精神、信仰在被物化、被抛弃。大家好像得了一种“迷心逐物”、“心为物役”的现代病。但无论历史多么遥远、岁月如何蹉跎,无论社会怎么变革、如何转型,都不能除了根、丢了魂,都必须把根留住。根深才能叶茂,根脉切断不得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在现代化进程中实现,现代化则要靠民族精神的坚实支撑和强力推动。时代精神要在全民族中张扬,民族精神就要从文化的深厚积淀中重铸。

我分明还忆及他的深谋远虑。记得那年他是外交学院院长,我每次应邀去学院讲课,他都要挤出时间来和我见面。我知他是著名的欧洲问题专家,便就崛起的中国如何与欧洲打交道,向他请教。他说,拿破仑曾预言:中国是一只沉睡的狮子,当这只睡狮醒来时,世界都会为之发抖。现在睡狮已经醒了,世界该当如何?习近平主席访欧时,诚挚地告诉世界:“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这话,发抖者不信。但用自己头脑思维的人会信。当时法国驻华大使白林就说:“听到这个比喻,我有点震惊。在中国,新店开张时人们总会舞狮助兴。看着雄狮舞动,围观的人们面露笑容,和平喜悦。”新店开张,本该恭喜发财,鞭炮震天,雄狮舞动,皆大欢喜。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开始“有点震惊”难免,但冷静一想,当是“和平喜悦”,才是正理和常态。

受吴建民先生启发,我后来在一篇谈中欧关系的文章中论及,中欧之间应从区分“你我”,到寻求“我们”。

“我们”要共同重建新的丝绸之路。昔日丝绸之路是一条伟大的中西贸易商道,一座辉煌的东西文化桥梁,一条韧长的人类文化纽带。现在中欧都在努力重新崛起。中国在迈向海洋的同时,应继续发挥善走陆路的特长,再度走向欧洲。强化陆路沟通,不会拒绝海洋;强调海路通达,不必拒绝天空。人类正进入“太空时代”,网络正推出“智慧地球”。新的丝绸之路,不只是两点的相连,也是立体的交叉、多元的会通;不只是区分“你我”,更要寻求“我们”。焕然一新的中国与欧盟,不是去重现两千多年前由商旅驼队、士兵僧侣和帝王将相们在农耕文明的晕光下“走出”的昔日辉煌,而要为世界和谐发展创建新的辉煌。

“我们”要共同促进新的文艺复兴。欧洲是文艺复兴的摇篮,人文主义的因子融入欧洲文化的血脉,形成独特的文明特性。中国在古典人文主义基础之上产生的思想理念,以及阿拉伯的哈里发们在“智慧宫”里的百年翻译运动,都为文艺复兴的启蒙闪烁过星星之火。文艺复兴带领西欧走出中世纪的蒙昧和黑暗,迎来了现代文明的曙光。当今时代,尽管主流仍然是和平与发展,但地区冲突、强权政治、恐怖主义、环境污染、全球变暖、贫困蔓延等也不断困扰人类。应该有一场新的文艺复兴,来促使人类共建和谐世界。中国有“和”的文化资源,对此欧洲人早有领悟。英国哲学家罗素就说过:“中国至高无上的伦理品质中的一些东西,在现代世界极为需要。这些品质中我认为和气是第一位的。”这种品质“若能够被全世界采纳,地球上肯定比现在有更多的欢乐祥和”。

“我们”曾共同产生伟大的智者。古代对人类思想产生过重大影响的智者有四位,欧亚各二,即苏格拉底、孔子、佛陀、耶稣。他们的思想形成并开始传播都在公元前500年前后,他们所展示的都是“对人类基本境况的体验和对人类使命的澄明”。那是一个需要智者并产生智者的时代,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称之为“轴心时代”。今天,人类社会面临着新的历史转折,新的“轴心时代”或许正在酝酿。多极世界的出现与合作,多元文明的交汇与融合,使新的文艺复兴潜流涌动,如地下奔腾的岩浆,寻找着喷发的裂缝。

吴建民先生走了,走得那么匆忙,还未曾告别,就永远将背影留给了我们。他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马不停蹄,夙夜在公。他应该说也是一个智者,当然不能与苏、孔、佛、耶的影响相比,但对于我,却确实给予过许多智慧的启迪。他留在我脑海里的,绝不只是背影。这位良师益友的睿智言谈,笑貌音容,深谋远虑……恰是遮不断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又逢佳节思故人———哲人其萎,其言犹存。

(作者叶小文系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