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 驱动下载
搜 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视察调研工作动态

天山南北,特色小城镇花开朵朵
——全国政协无党派人士界委员考察团赴新疆考察“特色小(城)镇建设情况”综述

中国政协网    www.cppcc.gov.cn    日期:2017-11-17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建设特色小(城)镇是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的重要突破口。2015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办报送的《浙江特色小(城)镇调研报告》上作出重要批示,强调抓特色小镇、小城镇建设大有可为,对经济转型升级、新型城镇化建设,都具有重要意义。

 

2016年10月11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了127个第一批特色小镇建设名单,掀起了全国范围特色小(城)镇培育建设的浪潮。2017年8月,住建部再次公布了276个第二批特色小镇名单。分布在新疆各地的14个镇,凭借独特的自然人文秉赋,在前两批特色小(城)镇名单中“榜上有名”。

 

9月22日至29日,以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齐续春为团长的全国政协无党派人士界委员考察团,就“特色小(城)镇建设情况”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阿勒泰地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等地进行考察。考察团在行前听取了国家发改委和住建部相关部门同志的情况介绍。

 

■天山南北,特色小(城)镇体系初步形成

 

近年来,在党中央治疆方略引领下,新疆社会大局和谐稳定,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各项社会事业取得新的进步。新疆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批示,把握机遇、主动作为,把特色小(城)镇建设作为实施新型城镇化和脱贫攻坚战略的重要抓手,因地制宜,积极推进特色小(城)镇建设。

 

浩瀚的沙漠、旖旎的山川,繁茂的绿洲,浓郁的人文风情、独特的地形地貌、绚烂的多民族文化,新疆在依托旅游、边贸、农牧业等产业发展建设特色小(城)镇上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在自治区上下的共同努力下,如今分布在新疆各地的特色小(城)镇,如草原、绿洲上的繁花一样,遍布天山南北。按照《新疆城镇体系规划(2014—2020年)》和《自治区推进新型城镇化行动计划(2014—2020)》,新疆的特色小(城)镇体系初步形成。

 

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副主席赵冲久介绍,目前布尔津县冲乎尔镇等3个镇成为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城镇,伊宁市巴彦岱镇等3个镇(村)列入国家宜居小镇(村庄)示范名单,创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5个、名镇3个、名村4个,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镇(村)11个,15个村庄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在新疆期间,考察团听取了自治区政府及有关部门、地市的情况介绍并进行座谈交流,实地察看了特色小(城)镇发展情况。考察团认为,要充分认识特色小(城)镇建设的特点和内涵,注重挖掘、保护、传承、创新好本地特色。

 

在考察团与新疆党委、政府、政协召开的座谈会上,齐续春重点阐释了特色小(城)镇建设中需要注意的三层关系———特色小(城)镇建设要与脱贫攻坚紧密结合,一手抓好城镇化,一手抓好精准扶贫;特色小(城)镇既要有产业特色,又要保护自然环境;要把民族文化、民族元素特别是民族团结元素融入特色小(城)镇建设中,传承和发扬好新疆多元多彩的民族文化。

 

■因地制宜,特色小(城)镇建设重在特色鲜明

 

尽管考察团入疆考察的时节尚是金秋,阿勒泰地区已经降下了第一场雪,布尔津县冲乎尔镇(“冲乎尔”,哈萨克语“盆地”之意)金色、红色、绿色的森林中点缀着洁白的雪花,海拔较高的几处山口地带已经是白皑皑的世界。

 

“能够在国庆节之前看到这样色彩多姿的景色,对于旅游者而言一定会大呼其美。”丁洁委员被这里独特的自然景观和气候所吸引,“这里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是建设特色小(城)镇的天然秉赋。”

 

事实上,冲乎尔镇近几年正是依托旅游业发展成为了闻名遐迩的“新疆会客厅”。如果你对冲乎尔这个哈萨克语“盆地”的汉语译词陌生,那么对于“喀纳斯”这个蒙古语中“美丽富饶、神秘莫测”的圣湖一定听闻已久。喀纳斯位于冲乎尔镇最北端,位于阿尔泰山中段,是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国接壤的黄金地带,一片始终保持着原始风貌的“人间净土”。

 

“每年150万左右慕名而来的游客,正是冲乎尔镇最宝贵的特色资源,让百万游客在此看到好风景、享受好生活、吃到健康美味的新疆餐食,旅游接待带来的丰厚收入,将为特色小(城)镇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强大保障。”考察团副团长彭雪峰常委说。

 

近年来,冲乎尔镇借助喀纳斯景区世界旅游知名品牌优势,举办“四季观光旅游”、冰雪风情节等旅游活动和全国青少年高山滑雪锦标赛等国家级赛事,创建起了以生态旅游、度假养生、运动休闲为主导功能的生态旅游示范镇,旅游特色小(城)镇特色鲜明。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论断在新疆体现得尤为鲜明。

 

今年5月5日,新疆可可托海国家地质公园正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列入世界地质公园网络名录,成为中国35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地质公园大家庭中的一员,这也是新疆首个享有世界级声誉的国家地质公园。依托地质公园,可可托海镇抓住独立工矿区转型发展的机遇,倡导“人与自然共生”的和谐理念,发扬“担当、拼搏、团结、创新、奉献”的可可托海精神,挖掘打造自然观光游、爱国主义红色文化游、地质科普游等特色旅游板块,年接待游客达80万人次以上。

 

“特色小(城)镇发展重在定位,要因地制宜,对不同地区进行完整、全面的规划设计。新疆的自然风光差异很大,雪山、草原、戈壁、沙漠各种地貌俱全,要根据不同地区的特色,结合当地的民族风情、特色农产品等,从组织方式、建设模式和政策保障等方面进行全方位规划。”考察团提出。

 

“特色小(城)镇,关键在‘特色’二字。”中国气象局副局长宇如聪常委认为,“新疆特殊的气候条件造就了独特的自然生态,天山等山脉的冰雪融水汇聚下来,形成了塔里木河、伊犁河等河流,流域内的植物资源非常丰富,生态环境禀赋非常突出,利用好这些上天给予的优势发展旅游、休闲等产业,将会形成异于内地的小城镇发展模式。”

 

气候多样的确是新疆的特色,赛里木湖是大西洋暖湿气流最后眷顾的地方,有着“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的美称,这里旖旎的风光成为自驾游爱好者的天堂,周边的赛湖小镇也因此游客如织。

 

位于中国与哈萨克斯坦边境的阿拉山口,是新亚欧大陆桥中国的西桥头堡。在这里,依托铁路、公路并举的国家一类口岸发展边境贸易,给这个一年刮180天八级以上大风的小城带来了源源不断的人流、物流、信息流。在“一带一路”建设的大背景下,昔日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小镇,靠边吃边的路越走越宽,中欧班列、中欧原油管道从这里出入,使得阿拉山口的媒体曝光率逐年攀升。今年上半年,阿拉山口口岸双边进出口贸易额突破53亿美元,同比增长52.8%,在西部各口岸中位居前列。

 

“新疆每个特色小(城)镇的定位不一样,可以有效同质化竞争,依托自然属性和历史属性找准定位,从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入手,突出与“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生态文明战略、和谐发展理念融合的建设思路,阿拉山口的未来值得期待。”考察团秘书长、全国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原驻会副主任凌振国说。

 

■康养产业,特色小(城)镇发展的可行之路

 

发展旅游产业不应局限于旅游观光拍照走人,而是应当想方设法让“远方的客人留下来”,考察团给新疆支招———要深化旅游业内涵,引入健康养生的理念,大力发展康养产业,利用好优质的空气、饮用水,丰富的食品饮品,优美的山水风景,把新疆打造成可以让游客拿出更多时间在此强身健体、养心养生的康养圣地。

 

“比如冲乎尔镇就完全可以建设休闲步道和骑行绿道,让游客可以沿着山路徒步行走、骑自行车游览美景。目前这里冬季游客不多,可以开发更多冰雪康养项目,开展一些适合不同人群的冬季健身项目,让游客在此体验别样的‘白色新疆’风情。”齐续春副主席认为,新疆绝对是中国最优质的康养圣地,四季康养、冰雪康养、高原康养、山水康养都可以开展。“让游客住在康养小镇一周时间,吃康养食品、喝康养饮料、参加康氧运动,如果健康指标变好了,就会领着全家再次来,介绍亲戚朋友一起来。”

 

“新疆生态环境优美、空气质量优良,旅游休闲胜地和生态宜居城市分布众多,具有发展康养产业的良好基础和优势。”彭雪峰提出,应该准确定位和创新发展主导产业,以“健康+养老”为核心理念,统筹推进资源整合和优化配置,建设一批集生态旅游、医疗健康、康复疗养、体育健身、养老保健等产业于一体的康养特色小(城)镇。

 

如何通过健康长寿的吸引力,用康养的理念和产业思想把游客留在康养小镇。考察团的委员们纷纷支招———研发以天山雪菊、蜂蜜、枸杞等本地特色农产品为原料的康养食品和康养饮料;提供锻炼设施和健身步道,宣传倡导观光赏景和养生锻炼的“慢生活”;发展四季康养、冰雪康养、高原康养、山水康养等特色产业;结合不同的季节特点,形成各个特色小(城)镇之间的互补对接,实现康养特色小(城)镇的集群发展和协调发展……

 

位于天山北麓的精河县托里镇被住建部评为第二批全国特色小(城)镇,依靠枸杞种植,成为新疆红色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城镇发展也因枸杞而“红”。目前,托里镇枸杞种植规模达17万亩,年产干果2.5万吨,形成了繁育—种植—采摘—加工—销售的完整产业链和园区加工产业集群,2016年实现农牧民人均纯收入1.6万余元,新增就业岗位1200个,经济、社会、生态效益明显。

 

作为团里的蔬果专家,李武委员对托里镇的特色产业发展模式很感兴趣,详细向当地干部群众了解枸杞种植的情况。“托里镇昼夜温差有15℃,年日照时间达2700多小时,≥10℃年有效积温4000℃以上,这些条件非常适合优质枸杞的生产。当务之急是如何把新疆枸杞的品牌打响,让消费者能够明白与宁夏、甘肃、青海等地的枸杞有什么不同,如实宣传其在保健康养方面的功效。”

 

酒香也怕巷子深,城镇特色和重点产业对外宣传推介力度不够,是包括托里镇在内的新疆特色小(城)镇普遍存在的问题。

 

“远在天边人未识,这不利于特色小(城)镇的发展,只有把康养特色宣传出去,才能把产业发展的人气凝聚回来。”吴仁彪委员建议,要在不同层次的媒体上加大宣传力度,发挥舆论导向作用,通过网络、电视、微信、微博等多种媒体,进行深度宣传,挖掘西域文化,讲好新疆故事,加大对新疆自然风光、民俗风貌和民族团结的宣传力度,提高新疆特色小(城)镇品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民族团结,新疆小城镇建设的特色名片

 

“新疆民族众多、文化多元,依托文化产业发展小城镇同样具有优势。”吴江常委提出,新疆现存的古城古迹、历史典故的发生地,都有着悠久的历史,蕴含着优美隽永的故事,比如曾经作为清朝新疆政治中心的伊犁将军府、汉朝班超驻守西域留下的盘橐城、远嫁乌孙的解忧公主的传说等,都是宝贵的文化资源,“新疆的文化是中华大一统文化脉络的重要组成部分,各民族共同创造的辉煌历史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存,依托民族特色文化发展特色小城镇大有可为。”

 

“在一个小镇上,能看到不同民族各具风情的生产生活,能看到不同民族的传统文化,这才是新疆小镇的最大特色。”孟洛明委员认为,特色小(城)镇建设要注重把新疆近年来民族团结进步取得的新成就融入其中,“如何把各民族和谐相处、共同发展、安定团结的生产生活原貌,各民族团结奋进、其美融融的和谐局面落实到特色小城镇当中,值得深入考虑。”

 

“青山绿水之间,我们看到了大自然带给新疆的无限美丽,但是在民族特色建筑的保留上,新疆还需要做出更大的努力。比如布尔津县禾木乡,山水森林美不胜收,打造的木屋度假村舍吸引了很多游客,但总的来看还是缺少统一的规划设计和建设标准,显得杂乱无序。”从事建筑设计的窦晓玉委员认为,特色小(城)镇的建筑必须体现出民族和地域特色,能让人身处其中感受到与在其他地区不同的感受。

 

刚刚从澳大利亚访学归来的钟章队委员也认同这一观点,通过与澳洲部分小镇的对比,他认为,要提升新疆特色小(城)镇的建设水平,必须有高水平的人才,而吸引人才需要更加开放的市场环境,解决这些发展中的问题,需要执行层面潜心研究。

 

如今,中国的特色小(城)镇建设尚处在起步阶段,如何顺应发展形势,结合自身特色,寻求出各地特色小(城)镇的建设的路径,也尚在破题阶段。未来,天山南北能有数量更多、质量更高的特色小(城)镇出现,成为助推新疆和经济社会发展、各族群众生活日益富裕的承载,是考察团和新疆各族人民的一致心愿。

 

出主意、想办法、提建议、讲问题,考察团的无党派人士界委员们设身处地、开诚布公地为新疆想、为特色谋,真挚的情怀、真切的建议、真心的帮助,新疆的同志们认真地记录下委员们提出的建议,也表达了真诚的感谢。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