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 驱动下载
搜 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教科文卫体委员会

为了医学教育的春天
——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关于重视高水平医学院校建设和发展”提案办理协商会综述

中国政协网    www.cppcc.gov.cn    日期:2017-09-11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医学院校人才培养,是一件涉及十三亿人健康的大事。

 

出于对这个问题的高度关注,9月7日,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召开提案办理协商会,主题是“关于重视高水平医学院校建设和发展”,提案人代表、委员和教育部、国家卫生计生委(简称卫计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简称人社部)等提案承办单位坐在一起进行交流探讨。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驻会副主任田杰出席,教科文卫体委员会驻会副主任丛兵主持会议。会上,提办双方态度很一致:没有高素质的医学人才,老百姓的健康就难以获得更好的保障,因此,得把这件事办好。

 

在促进医学教育发展上,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近年来下了不少工夫,自2014年起连续三年围绕医学教育领域的不同专题开展调研。去年9月至10月,教科文卫体委员会组织调研组,由委员会副主任黄洁夫带队,就高水平医学院校建设发展问题赴北京、吉林和广东调研,并形成调研报告,报告得到了中央有关领导的重视和批示。今年全国两会,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又以专委会名义递交《关于重视高水平医学院校建设和发展的提案》,被确定为全国政协重点提案,同时,不少委员就医学院校发展和人才培养问题提交了提案。此次提案办理协商会是为提办双方提供了一个面对面交流平台,旨在凝聚共识,推动改革。

 

值得欣喜的是,今年7月,全国医学教育改革发展工作会议(简称会议)在京召开,1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医教协同进一步推进医学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意见》(简称《意见》)发布,其中明确了14项改革任务,包括提升质量、优化结构、加强协同管理、促进培养使用紧密结合等四个方面,提案中大部分建议在《意见》的改革措施中得到体现。

 

“有人说,医学教育的春天就要来了。”会上,教育部相关司局负责人如是感叹。

 

迎接医学教育的春天,这也是与会委员们的期盼。

 

■“提案中的问题从政策设计上都是有解的”

 

“医学教育和一般教育不同。”这是从事多年医学教育管理和卫生管理工作的黄洁夫经常提到的一句话。医学教育的特殊性,决定了医学院校不能照搬其他学科的教育模式,高水平医学院校建设,任重道远。

 

在去年的调研中,教科文卫体委员会调研组了解到,教育部、卫计委等部委以及各省(区、市)通过协作共建等多种形式,持续加大投入和政策支持力度,积极推动高水平医学院校整体学科建设和办学能力提升,成效显著。然而,调研组也发现,综合性大学医学教学管理体制不顺,基础医学院师资弱化,省属院校医学专业生均定额拨款不足,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建设尚未完全落地、基地数量不足、培训质量参差不齐等,是医学教育面临的困扰。

 

比如,部分医学专业院校并入综合性大学后,有的分管校领导不熟悉医学专业知识;比如,基础医学院难以吸引一流医学人才,师源以生物、化学乃至农业等非医学门类专业背景为主;比如,有的大学附属医院迫于自身生存压力“以医养教”;比如,参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学员时常被当做手术拉钩或誊写病历的廉价劳动力。

 

这些问题怎么解决?调研组一路行,一路思,大家深感加强高水平医学院校建设的紧迫性。

 

在提案中,教科文卫体委员会针对上述问题提出了一揽子建议:完善医学教育领导机构,切实加强医教协同;遵循内在发展规律,理顺医学教育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加强基础师资队伍建设,提升教育教学质量;优化培养方向和规模,为医改提供各类人才保障;狠抓制度建设与落实,确保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质量。

 

简言之,就是要按医学教育规律来建设医学院校,培养高素质人才。

 

“提案中的这些问题从政策设计上都是有解的。”此次提案办理协商会上,卫计委相关司局负责人的一句话,代表了承办单位对办好提案的积极态度。会上,负责主办提案的教育部相关司局负责人对建议逐条给予了积极回应。

 

医学教育周期长,要培养一个合格的高素质临床医生,要经过院校教育,毕业后教育以及继续教育三阶段。而当前,院校教育、毕业后教育及继续教育是由教育部和卫计委分别管理,这带来了管理的碎片化问题,为此,提案呼吁加强医教协同,由教育部、卫计委、人社部等部门共同组成医学教育领导机构,替代现有两部委医学教育宏观管理部际协调机制,统抓医学教育,统一政策出口。

 

建立多部门共同参与的宏观管理协调机制也是提案承办单位的共识。会上,教育部相关司局负责人告诉大家:“目前,教育部正在会同国家卫计委、国家中医药局等部门抓紧贯彻落实会议精神和《意见》要求,在国务院领导下,尽快建立多部门共同参与的医学教育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加强部门协同,统筹推进医学教育改革与发展,各省也要建立相应的管理协调机制。”

 

1998年以来,一批医学院校先后与综合性、多科性大学合并,带来了整体实力的提升,提案认为,当前还应遵循内在发展规律,理顺医学教育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

 

对这个问题,政府部门已有考虑。2012年,教育部曾印发相关意见推动教育部有关直属高校的医学教育管理体制改革,“下一步将启动综合大学改革试点”,教育部相关司局负责人表示,将重点解决医学教育领导“弱化”和医学院(部)职能“虚化”的问题。

 

受待遇偏低、学历门槛高等因素的影响,医学院校教师“非医化”现象越来越凸显,提案建议加强基础师资队伍建设。“基础医学师资弱化的问题,我们将研究采取系列举措”,这位负责人表示,教育部将增设基础医学专业布点,解决“量”的问题,还要提升基础医学师资水平,解决“质”的问题,同时,教育部要建立新型基础医学教师队伍,完善教师考核评价体系。

 

■“好政策关键在落实”

 

会上,负责提案会办的卫计委和人社部相关司局负责人也针对提案中的建议作了回应。尽管会前,三个提案承办单位都准备了文字材料,但他们在会上不约而同地脱稿发言,态度恳切。

 

“关于全科医生的培养,我们正在研究制定相关意见。”

 

“加强基础师资队伍建设方面,将提高公开招聘规范化、科学化水平,招聘一流人才。”

 

……

 

发言时,承办单位向提案人代表和委员分享了不少“干货”,可以看到,对于医学教育领域存在的问题,提办双方在很大程度上达成了共识。

 

改革目标明确了,顶层设计有了,对于提案得到落实的进度和力度,委员们是满意的,不过,大家还希望能更进一步。“好的政策,关键在于落实。”担任过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的吉林大学白求恩医学部临床医学院教学委员会副主任迟宝荣在会上说。

 

委员们对于政策落地的急切可以理解,这种急切的背后,是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这是涉及十三亿人健康的大事,他们希望改革的步子再快一些。会上,委员们还就各自关心的问题发表了观点,与承办单位互动交流。

 

“提案得到了承办单位高度重视,我们的想法高度吻合,提的问题也都回答到了。”刘玉村委员认为,对政策落实千万不能松劲,需要相关部委更强有力的推动,让身处医学教育一线的人看到实际成效。此外,他还建议深化人事保障制度方面的改革,“这方面政策放宽得越多,改革的动力更强”。

 

温建民委员很关心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问题,会上,他建议增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数量,完善相关细则,加强政策衔接和规范化管理。“现在的核心问题是基层医疗机构缺人才”,曹洪欣委员认为,国家虽然有定向招生等相关针对性政策,但基层医疗人才“下得去”、“留得住”的问题还未根本解决,“我曾看到一个县医院,建得非常好,但还是招不到人,我们缺的是让人才真正在基层能留得下的政策。”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牛忠英和肖苒委员都递交了跟医学教育相关的提案。会上,肖苒呼吁加快以器官系统为基础的医学课程整合教学模式改革,这是近年来基础医学的新教学模式,她认为,当前应尽快制定教材或指南性纲要。来自部队的牛忠英委员建议培养高素质的军队医疗人才,尤其是为基层部队医疗机构培养人才。俞光岩委员在会上反映,当前医学院校口腔医学专业师资力量弱,导致一些不合格的口腔医生流入市场,他建议加强在校生的医学教育质量把关,尤其要把口腔医学专业招生的关口把住,防止乱办学乱招生。

 

“我们要建立良好的培养人才渠道和机制,朝着《‘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目标努力。”会上,黄洁夫在总结发言时如是说。可以期待的是,这次成功的提案办理协商会将凝聚成推动工作的强大合力,为“健康中国2030”作出贡献。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