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会发言提交 Key 驱动下载
搜 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风采

宋亚平的少儿美术梦

中国政协网    www.cppcc.gov.cn    日期:2017-05-02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术是小道,育是大道。宋亚平说,她所做的事,就是在孩子们的心中从小种下美的种子,爱的种子。“有一种爱叫‘我愿意!’为了孩子们的事,我付出再多都心甘情愿。”

 

◆宋亚平简介

 

第十一届陕西省政协委员、第十至十四届西安市政协委员,民革党员。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陕西省美协副主席,陕西省文史研究馆书画研究员,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理事。

 

美术能带给孩子什么?

 

“能给他们内心带来阳光,照亮他们心中的美。其实,每一个孩子都是艺术家,都有艺术的细胞,只是很多时候我们并没有读懂他们,没有走到他们心里去。”

 

美术能改变孩子什么?

 

“能在他们心中种下艺术的种子。无论他们长大了成为科学家、艺术家还是公务员、教师、职员,美术中所蕴含的情感、审美、诗意,都会让他们受益终生。”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与认知,近年来,陕西省政协委员、西安市政协委员宋亚平全身心地投入于少儿美术事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孩子们之中播洒着美术的星星之火。

 

家族的传承和母亲的爱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时至今日,宋亚平还能一字不差地背诵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而这正是缘于祖辈不平凡的经历。

 

宋伯鲁,是清末民初的陕西名士、戊戌变法中的风云人物,曾官至翰林院编修、山东道监察御史。

 

变法开始后,宋伯鲁与康有为、梁启超往来频繁,不仅他的一些奏折出自康梁之手,康梁的很多奏折也经他草拟并转呈皇帝,因而使他成为戊戌变法中上书条陈最多的言官之一。

 

变法失败后,宋伯鲁几经辗转返回陕西。他的一生自仕途起,以书画终,晚年倾心于丹青并造诣深厚。1928年,陕西举办了一次中西画大赛,75岁的宋伯鲁参加后夺得国画第一名;三年后,78岁的宋伯鲁又应邀参加陕西省举办的首次书画大赛,再次位居榜首。

 

作为宋伯鲁的曾孙女,也是宋家书画第四代传人,宋亚平从8岁起就随父亲开始了严格的书画学习,“从小就把所有的时间用在对书画传统的延续和继承上。每天一篇大字、一篇小字、一幅画,是必修的功课。可能很多人都想象不到,到长大成人,我几乎都没看过电影。”

 

虽然出身于书画名门,但宋亚平从不以此自居。宋亚平说,曾祖父宋伯鲁对自己来说绝不是一个符号、一个名头,而是一种精神、一种力量。她传承的不仅是家族的书画事业,更始终有一份对文化、对社会的责任。

 

另一位对宋亚平影响深远的人,是她的母亲。宋亚平还清晰记得,父母在“文革”期间受到冲击,家里的生活变得没有了着落。放学后,除了帮大人扫落叶,还要去捡煤渣。“每次在门前等着装煤的马车驶过,都希望路上能有个坎,车上好多落些煤渣下来。”

 

尽管生活清苦,但父母从来没有抱怨,也没有记恨过什么人。在那样艰辛的环境下,母亲还会把一些生活更贫困的孩子带到家里来,让他们吃一顿饱饭,给他们衣物。宋亚平说,正是那时,母亲的大爱流淌进了她的心中。

 

家族的精神传承和幼时的经历,造就了宋亚平坦真、乐观的性格。著名文学评论家肖云儒谈到宋亚平时说,“她从不‘之乎者也’故作文雅,也不引经据典炫示高深,更不会‘我们先前’暗示家世如何如何的久远。几乎看不到有些世家子弟身上那种顺畅时的优越感和坎坷时的失落感。在我的感觉中,她是个‘阳光女孩’,永远快乐的她热爱生活,不论生活给予她怎样的酸甜苦辣,进到心里却都谱成了歌的旋律。她以心间阳光播洒满纸灿烂。”

 

放飞心灵,成就未来

 

——中国·西安国际少儿美术节

 

在艺术的道路上,宋亚平并没有为深厚的家学传统所束缚,而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改革开放后,到国外去的机会更是让她开阔了眼界,她从凡·高、毕加索等世界著名画家的作品中汲取到创新的养分,并在创作中注入了更为艳丽的色彩和新的活力。

 

博采众长,大胆出新,宋亚平在绘画的天地中拓开一面,逐步形成苍劲豪放、凝重典雅的独特风格。在欣赏过宋亚平的山水画后,作家阎纲由衷地称赞道:“山是那么苍莽,水是那么清急,云烟氤氲,万物争胜,天籁可闻,大自然蓄满了勃郁之气和冲决之力,让人感受到画家笔下诗意的美,特别是对于大自然敬畏有加的那份纯真。”

 

随着书画艺术事业不断获得成功,宋亚平担任了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同时兼任少儿艺委会主任。此前,宋亚平就曾长期关注和帮助过留守儿童,不断积累的对孩子的爱,让她对做好少儿美术工作充满了憧憬与期待。

 

要想干好这份工作,首先要有抓手。“大人们有这个节、那个节,我们能不能给孩子们也办一个与美术有关的节日?一个国际少儿美术节。”宋亚平提出了自己构思已久的设想。也许是构想太过大胆,她被泼了冷水———有同事认为少儿美术是“琐碎、出力不讨好”的事,“国际少儿美术节也不是一点钱就能办到的事。”

 

“钱我去跑。”宋亚平爽快地说。就是从那一刻起,西安国际少儿美术节渐渐浮出了水面。

 

经过一段时间的周密筹划和紧张准备,2013年6月1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少儿美术艺委会、西安市人民政府、陕西省文化厅、陕西省文联联合主办,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美术馆承办的首届中国·西安国际少儿美术节在西安古城墙上启动。航拍记录下了在象征着西安十三朝古都悠久历史与文化的地标性建筑古城墙上,上万名儿童共绘一幅画,2000名志愿者在旁边守卫的场面,非常壮观与震撼。而孩子们绘制的长达8.2公里的长卷也成功申报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活动得到各界的广泛好评。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美协主席王西京说,“这是时代的需要,也是历史的必然。”时任陕西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景俊海做出批示:“陕西美术必须后继有人。省美协把这么好的活动争取到西安,会带动西安旅游、也会使孩子们心向西安,让他们感受到西安的美好,西安的文化,西安对中华民族的贡献,西安在美术界的巨大影响,从而在孩子们心中形成‘西安就是美术圣地’的印象。”

 

两年后,2015年六一国际儿童节前,第二届中国·西安国际少儿美术节在西安大明宫遗址公园举行。美术节还特别邀请了云贵边远山区少数民族学生代表、在西安就读的外国中小学学生代表,以及优秀残障学生代表参加开幕式和现场活动。活动的规模、参与人数、影响力节节攀升。

 

连续两届美术节的主题都是“放飞心灵,成就未来”,宋亚平就是希望可以让更多的小朋友放飞心灵,喜欢上美术,热爱美术创作。

 

美术节的内容非常丰富,除了现场绘画,还包括大师与少儿对画·对话、关注弱势儿童扶贫讲学等十几项活动。每一届都有数万人参与,历时达半年之久。

 

在参加了美术节的相关活动后,中国美术家协会少儿美术艺术委员会主任尹少淳感慨地说:“不愧是千年古都,文化底蕴深厚,只有西安能担当得起这么大的少儿美术群体活动。愿西安国际少儿美术节薪火相传,不断地延续下去。”

 

有多少付出,就有多少收获

 

美术节成功了。少儿美术成了陕西省美协工作新的亮点。

 

每一项活动都需要钱,没有钱怎么办?那就找企业捐助,用自己的画换。身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的知名画家,原来是抱着金饭碗的,如今却要一个企业一个企业去化缘。“我都成祥林嫂了”,宋亚平说,“现在有些企业家见了我就躲,知道我又为美术节的事找他要钱来了。”也有机构提出希望合作,但当对方问到每个孩子收多少钱时,宋亚平很坚定地回复道,“我们的美术节是完全公益的,怎么会收钱?”大家随之不欢而散。钱来之不易,管理当然也不能出纰漏。宋亚平说,“化来的缘”都会打入指定的基金会,所有的支出再由基金会拨付。

 

今年,第三届中国·西安国际少儿美术节已确定“六一”前夕在西安白鹿原举办启动仪式。随着时间日益临近,宋亚平现在每天都非常忙碌,一碗几分钟就能吃完的面条成了她午饭的首选。白天要去谈合作、策划,确定人员、细节,晚上她还要坚持画画,一直画到凌晨两三点。她说:“越忙越要画,因为艺术节临近,朋友帮忙的多了,我都要用画来感谢。”

 

组织活动除了需要钱,还需要人和办公条件。于是乎,宋亚平来了个“全家总动员”。“去哪都是开自己家的车,平时我就是司机。我忙不开时,就用家里人当司机。什么时候需要人手了,也是家里人谁有时间谁帮忙。甚至有时候来家里作客的亲戚、朋友也要一起上。”宋亚平非常感谢丈夫、儿子和家人们对她的支持和理解。

 

没有办公条件,她就把自己姐姐家一套空着的两居室借来用。记者看到,房间里面除了两张办公桌,几乎堆满了与艺术节有关的各类书籍和材料。

 

在被问到投身少儿美术的同时是否会对自己的创作造成影响时,宋亚平说,非但不会影响,反而是对创作的洗礼和提高,因为净化了心灵。

 

梦想一点点照进现实,本应该是开心的,但宋亚平在回忆举办美术节的种种不易时,却是几度落泪。

 

上万人参加的活动,每一个细节都容不得半点马虎。宋亚平为此特意准备了一个小本子,随时想起来什么事就随时记下来。首届少儿美术节启动前,已经万事俱备,可宋亚平总是不放心。有一天,已是凌晨一两点,宋亚平感到心里不安,于是又约来了“搭档”靳长安,两个人隔着桌子,一坐坐了两个小时,并没有太多话,就是不停在思考和提醒着,还有什么没有想到的。

 

活动终于要到了。就在首届少儿美术节的前一天,一场瓢泼大雨不期而至。由于参加活动的都是活泼好动的孩子,安全保障是最重要的事。晚上,宋亚平冒着大雨,带着志愿者一个垛口一个垛口仔仔细细进行了检查。检查完毕后,再开始铺保护城墙的绒布,以及画案、画布。这一忙就忙到了凌晨四点多,大家累了就在城墙上睡一会儿。

 

让宋亚平欣喜的是,活动举行时,已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等到快上台了,她才发现,自己为参加活动精心准备的鞋,鞋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断了。

 

历史常有惊人的相似。时间到了两年后的第二届少儿美术节。活动前一天,急风骤雨再次来袭。大明宫现场铺好的长卷、搭好的桁架散落一地,巨大的LED屏更是被狂风击得粉碎。宋亚平急匆匆赶到时,看见现场一片狼藉,顿时泪如泉涌。孩子们的作品浸泡在水里,更让她无比痛心。“我们的作品是作品,孩子的作品也是作品,并没有什么不同。”

 

怎么办?不能让惦记着这个节日的孩子们失望,活动必须要如期举行。大雨过后,一切都重新开始。重新搭桁架,重新布置现场,重新去找LED屏。现场没有电,就用运送物资的面包车的大灯来照亮。现场收拾完,还要把那些从云南空运来的几万只彩蝶放到位。“这是我们给孩子们过节准备的一个惊喜。”

 

活动正常举行,当万只彩蝶一拥而出,飞向晴空的时候,宋亚平说,我们这些忙碌了一整晚的工作人员,都禁不住掩面而泣。

 

而经过一整晚的奔波,这次宋亚平的鞋跟又跑断了。

 

无论有多大的困难,我都会坚持到底

 

对于少儿美术节的未来,宋亚平设想一是有越来越多的孩子能参与,二是更加国际化。

 

可是随着美术节影响力和规模越来越大,受到的重视越来越多,宋亚平肩上的压力也更重了,靠自筹资金举办活动,显得越来越吃力。比如活动邀请了全国各地很多少数民族、贫困地区的教师和孩子来参加,让他们第一次走出大山、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感受城市,听国内著名的专家讲课……但作为一项公益性活动,这所有的费用都要由主办方承担。为此,她在省政协全会上提出提案,希望将西安国际少儿美术节列入省政府的工作计划,每两年一届不断地延续下去,使其逐步发展成为中国少儿美术教育的一个重要品牌。

 

宋亚平同时也表示:“这是一个良心工程。从决定要做这件事的第一天起,我就认定了,这是我的责任所在,无论有多大的困难,我都会坚持到底。”

 

让宋亚平感动的是,当她在一次小组讨论会上讲述了自己办活动遇到的困难后,同组的委员们用了二三十分钟的时间进行讨论,一起为她出主意、想办法。

 

“和孩子们在一起久了,只要是孩子的事就感觉和我有关系。”宋亚平已连续担任了五届西安市政协委员、一届陕西省政协委员。每一次参加政协全会,她的发声总是免不了与孩子有关。

 

在2013年省政协全会上,她提交了《如何让陕西丰富的优秀民间美术在广大少儿中得以传承和发展》的提案,建议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方法,让优秀民间美术走进校园,使民间美术在学生中得以传承。

 

今年省政协全会召开前,各地连续发生多起校园暴力事件。在进行调研之后,针对校园暴力事件频发,且施暴者呈低龄化趋势的现象,宋亚平呼吁:利用新媒体手段,建立校园暴力举报平台,曝光校园暴力行为,及时处理校园暴力事件。

 

无论走到哪里,宋亚平说得最多的是孩子,想得最多的也是孩子,总希望能为孩子们做点什么。去年9月,全国少儿美术作品巡展在安康举办。“开幕式后大家去看望当地的留守儿童,并给孩子们授课。没想到现在还有孩子们过得那么苦,他们说一年才能见一次爸爸妈妈,当时我就哭了。”宋亚平让其他人先给孩子们上课,自己坐车一个小时才找到距离最近的小超市。吃的、穿的、用的,按孩子的人数,每样27份,“我尽可能要给孩子们多准备些东西”,最后装了满满一车。

 

类似的例子在宋亚平身上还有很多。

 

“如果我们对待每一个孩子,都能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我相信每一个孩子都能成才。”术是小道,育是大道。宋亚平说,她所做的事,就是在孩子们的心中从小种下美的种子,爱的种子。“有一种爱叫‘我愿意!’为了孩子们的事,我付出再多都心甘情愿。”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