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 驱动下载
搜 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议政建言

去产能,不仅要“去得掉”,还要“扶得起”
——来自3月5日下午民盟5组小组讨论现场的报道

中国政协网    www.cppcc.gov.cn    日期:2017-03-06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编者按:去年两会期间,本报开设了委员报道版,邀请部分全国政协委员作为本报两会特约记者,撰写报道,广获好评。今年,本报将延续这一做法,充分发挥委员的主体作用,继续请他们用最接近新闻源的笔触和相机带你感受真实的两会,敬请关注!

 

在3月5日下午举行的民盟5组讨论会上,先后有四位委员都谈到了煤炭、钢铁去产能的问题,很多建议都颇有见地。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2016年我国下大功夫“去产能”的成效显著,虽然我们压缩了那么多煤炭、钢铁的产能,但整体经济增长还是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经济发展的质量也在向好的方向转变。对此,马玉红委员说:“陕西省的煤炭去产能工作走在了全国的前列,去年关停了那么多煤矿,我们的煤矿产业不但没有下滑,反而盈利了30个亿。”

 

2017年重点工作任务中,要求废除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在来自煤炭大省山西的王文娅委员看来,这个任务非常艰巨,而且带来了一些其他的社会问题。“以山西来举例,山西省2017年要压产煤炭2000万吨,占1.5亿吨总量的13.3%,所以山西的任务相对来说比较重,影响也比较大。由于煤炭去产能,相关企业就会出现一些问题,有的能勉强生产,有的成了‘半休眠企业’,有的甚至成了‘僵尸企业’,这样一来,也引发了一些职工的安置问题,根据我们的统计,到2017年,山西去产能需要安置的企业职工有2.2万人,按2015年平均工资、3年安置完毕计算,山西去产能需要34个亿的安置资金。”为此,王文娅委员建议,去产能不仅要“去得掉”,还要对职工“扶得起”。扶植职工再就业、转岗、安置,让他们能够在新的工作岗位上“留得住、挣到钱、养得起家”。

 

“去年一年,到底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去掉了多少,得是总理今天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说了算。”徐一帆委员说,“2016年,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有了明显的成效,全国压减了6500万吨落后、过剩钢铁产值,企业员工安置应该说总体是平稳的,企业转型升级效果初显。”虽然如此,但是我们的去产能工作还是存在很多问题。

 

比如对“僵尸企业”的处置,仍然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我通过调研发现,‘僵尸企业’大家可能听得比较多,现在有一种叫‘开关企业’,就是白天关停,晚上生产。这种企业你去了是看不到它开工的,而这些企业大多是没有经过备案审查的,进不到我们统计的范围。你都看不到他,怎么压解呢?真正压解的反而是那些已经备案审核过的企业。”而这些没有备案审查的企业大量生产“地条钢”,有时候因为便宜,这种钢材还很好卖,导致企业挤占了优质产业的市场空间。

 

徐委员也提出了三点建议:第一,去产能要法制化,我们要去掉落后产能、保障优质产能,那么根据我们的调研,要进行“四去”:一去“僵尸企业”,二去生产“地条钢”的企业,三去未审核备案、不符合规定的企业,四去环保未达标的企业。去掉以后还是相对过剩,再从能源、环保、质量、安全方面进行评估,从最低标准逐次往上去除,依法、依规、有序地去产能。

 

第二,加大职工分流安置力度。除了各级政府财政补贴要到位以外,建议与现行的就业、创业扶植政策对接,让企业员工跟过去的工作能够对接。各地当年新增或者腾退的公益性岗位优先用于安排去产能分流员工,有些技术实力、综合经营能力强的一些钢铁企业,通过结构调整,拓展非钢产业来吸纳更多的员工转型、转岗。

 

第三,进一步探索完善省级置换产能的交易平台。设立一个可以指标置换的交易金,既高于国家和省级的奖励补贴标准,又在出资企业能够承受的范围内,给压减产能、拆除设备的去产能企业以适当的补偿。这些资金有四个来源:一是中央财政专项奖补资金,二是省级政府财政按比例给予的资金配套,三是暂时不执行去产能企业缴纳的相关资金,四是盘剥退出产能的土地资产所筹措的专项资金。

 

对于去产能可能存在的问题,我个人有几点想法和建议:在去产能上,我们可能还是需要重视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徐一帆委员经过了专门的调研,提出了“地条钢”的问题。实际上,李克强总理在报告中也提到了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下大功夫把“地条钢”占有正规钢铁市场的问题遏制住,否则我们一方面去产能,另一方面又有这些劣质钢材通过各种方式手段混入建筑市场,这样我们去产能的目的就不能达到,而且会对我们的建筑产生安全隐患。更重要的是,我们正规钢铁市场会被劣质钢占有。为此我建议,在支持企业去产能、进行技术改造、降低成本的同时,政府应该对“地条钢”进行严厉打击。

 

我们所在的青海也是一个资源性省份,很长时间以来,我们省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资源,石油天然气、煤炭钢铁、有色金属,包括盐湖资源等等。我认为,整个去产能的过程应该是经济结构优化的过程,政府对经济发展的走势应该有个宏观的把握,避免新的过剩产能的出现。

 

过去,青海盐湖企业生产农田用的钾肥,而这些年要开始打造“镁产业”,目前,这个“镁产业”投资很大,已经投了三四百个亿进去了。但是就我目前的了解:第一,“镁产业”的市场需求有限;第二,它的价格不高;第三,整个产业链也不长。那么,会不会由于政府的把握不准造成新的产能过剩?

 

因此,国家在整个战略发展布局当中,不仅要压缩传统煤炭、钢铁的过剩产能,其他产业也要警惕产能过剩的问题,要综合调控,避免“按下葫芦起了瓢”。(全国政协委员、青海省政协副主席 鲍义志)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