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 驱动下载
搜 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议政建言

故宫要走进人们的生活
——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访谈

中国政协网    www.cppcc.gov.cn    日期:2017-03-04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两会前夕,一场讲座火爆京城,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主讲是自称故宫看门人的单霁翔,主题是《故宫博物院的表情》。的确,这两年来,人们看到了故宫比以往更为丰富的“表情”:开放面积逐步扩大、展陈质量不断提升、观众服务持续改善、参观环境逐步优化、文化传播亮点频现……几年来,一项项措施的推进、一个个成果的呈现,让更多公众共享精彩的故宫文化、传统文化,让一个包容开放、锐意创新、鲜活生动的故宫博物院呈现出新的面貌、新的气象,越来越“接地气”,改变背后,单霁翔功不可没。日前,他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畅谈了他对故宫、对博物馆文化传承、对文创产业的思考!

 

让游客能有尊严地游览,我们就需要改变

 

2月12日,丁酉年正月十六。上元佳节的花灯刚刚熄灭。

 

位于紫禁城西北角的故宫报告厅内座无虚席,连过道两侧都挤满了人。据说,之前网上预约领票窗口一开,几分钟内350张票就被一抢而光。“我们的工作人员笑称都快赶上春运抢票了,于是又加了150张站票。”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自己也没想到,他这场题为《故宫博物院的表情》的讲座会有如此火爆。

 

从故宫整体保护修缮工程,到去年点亮紫禁城“前三殿、后三宫”;从推行实名制售票成功限流,到整治外部环境让观众有尊严的参观;从逐年不断扩大开放区域,到成立故宫文物医院让不少文物“起死回生”;从开发各种时尚有创意的文创产品,到启动极具文化氛围的冰窖观众服务中心……在这场故宫讲坛的第100场讲座上,单霁翔以故宫的“诚心、清心、安心、匠心、称心、开心、舒心、热心”等八个表情为线索,用700多张自己亲手制作的ppt,向观众展示了一个全新的故宫。

 

其间,单霁翔透露,到2020年,除了每天需要和文物打交道的文保科技部等部门外,包括他本人在内的故宫近半数员工,约750人左右将迁出故宫办公。

 

■过去的养心殿是开放30%的面积,观众参观只能隔着玻璃窗,不得入内。特别是到了冬天,观众在窗上哈一口气,再用手一抹,我们看着真心痛,这不叫博物馆。

 

■当下故宫博物院所展出的文物,仅占其库藏的0.6%,而世界著名博物馆很多都能达到10%甚至20%以上。因此,扩大开放面积,成为一个重要的任务。

 

■现在如果仔仔细细参观完整个故宫,需要3天时间。而早几年前,可能一天也就差不多了。

 

记者:您要带头搬出红墙的新闻一出,就引发社会公众极大关注。这样的决定想必有很大压力吧?

 

单霁翔:压力当然有。几十年了大家都在红墙内办公生活,很多员工对搬迁出故宫很不舍也很不理解。

 

过去我们总是自豪地说,故宫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木结构宫殿建筑群,但你的馆舍70%都不开放;180多万件藏品,99%的藏品游客不能看到;游客众多,但大多数人都是从南往北目不斜视地走的话,那就不能称之为一个好的博物馆。因此,我们才决定故宫红墙以内除保留必要的安全保卫和有关业务部门之外,逐步外迁其他职能部门。腾退占用文物建筑的管理用房,逐步降低办公用房占用文物建筑的比例,将办公管理功能依据历史沿故宫外围周边布局,从空间组织关系上理顺保护展示与办公管理之间的关系。我们一定要把空间还给游客。

 

记者:您多次提到要让观众“有尊严”地参观这座世界文化遗产。故宫最近几年的变化大家有目共睹,您满意吗?

 

单霁翔:近几年故宫博物院积极推进“平安故宫”工程,在安全系统管理、开放区域环境提升、博物馆宣传教育、改善观众参观环境等方面,做出了一系列探索,努力向世界一流博物馆的目标迈进。

 

举个例子,过去的养心殿是开放30%的面积,观众参观只能隔着玻璃窗,不得入内。特别是到了冬天,观众在窗上哈一口气,再用手一抹,我们看着真心痛,这不叫博物馆。故宫这个庞大建筑群与珍贵馆藏文物都是有生命的,被保护更应该被尊重。而每一位游客也应有尊严地游览,这就需要我们改变。

 

当下故宫博物院所展出的文物,仅占其库藏的0.6%,而世界著名博物馆很多都能达到10%甚至20%以上。因此,扩大开放面积,成为一个重要的任务。

 

为了让游客能看到更多的区域,近几年来故宫不断扩大开放面积。2014年的开放面积为52%,2015年到了65%,2016年则是76%。3年时间,开放面积增加了五成。预计到2025年,故宫的开放面积将达到85.02%。现在如果仔仔细细参观完整个故宫,需要3天时间。而早几年前,可能一天也就差不多了。

 

我们将很多之前从未开放的区域变为了举办展览的场地。更多的文物以专馆的方式陈列,共20多个,比如武英殿作为书画馆、文华殿作为陶瓷馆、奉先殿作为钟表馆、宁寿宫作为珍宝馆。但这些专馆的开放和其中文物的陈列数量,与故宫庞大的收藏相比还仅是凤毛麟角。

 

一定要给大家好东西,

 

这和产品的价格贵贱没有关系

 

“展千年瑰宝之翅,入百姓生活。走文化精品之路,让时代生光。他用新颖的文化创意沟通古今,让有生命的文物翱翔,让沉睡千年的宝藏熠熠生光。”今年初,单霁翔当选“2016年文化产业年度人物”,评选组委会的颁奖词是对他多年付出的生动总结。

 

从1925年算起,单霁翔是故宫博物院的第6任院长。和历任故宫“掌门人”一样,单霁翔有着一种使命感,那就是让故宫的文脉得以传承下去。

 

心态开放的单霁翔满是闯劲,并把这种闯劲融入故宫文创产品开发。在单霁翔的带领下,故宫的设计师团队以故宫藏品的文化信息为元素,迄今已开发9000多种文创产品。通过这些文创产品,人们感受到故宫不再是一座冰冷的皇城,而是变得更加“立体”了,更加“有血有肉”了。

 

■故宫应该成为走近人们社会生活的一所博物馆,这是一所博物馆应该有的担当和责任。

 

■我们对文物藏品进行研究的时候,有责任把其中丰富的文化内涵告诉社会公众,这是博物馆人的良心,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从说教式的灌输转变为感染式的对话,是故宫博物院迈向世界一流博物馆的应有转身。

 

记者:一直以来,大家对于博物馆的认识,还只是停留在展出、保护。但这几年,我们看到了一个越来越开放、多元、有活力的故宫。您如何看待这个转变?

 

单霁翔:过去我们介绍故宫时经常自豪地说一些数字,今天我们认识到,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把这些文物资源融入人们的社会生活。让游览故宫的观众受到感染和教育,才是最有价值的。故宫应该成为走近人们社会生活的一所博物馆,这是一所博物馆应该有的担当和责任。

 

在过去,博物馆是把藏品保管放在第一位,研究放在第二位,宣传放在第三位。但国际博物馆界在经过几十年的逐步调整后,对博物馆的职能次序也进行了一些调整,现在,博物馆的主要职能,教育放在第一位。

 

教育是要走进人们生活的,所以包括数字技术展示、藏品的创意展示应用等,都是教育的组成部分。我们对文物藏品进行研究的时候,有责任把其中丰富的文化内涵告诉社会公众,这是博物馆人的良心,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记者:以往故宫文化产品由于缺少趣味性、实用性、互动性而缺乏吸引力。但最近几年,故宫的文创产品和故宫的建筑群一样成为最受观众喜爱的部分,想必这其中故宫人是下了很大功夫的。

 

单霁翔:“让文物活起来”一定是基于对社会公众需求的了解。为此,我们做了不少调查,了解和分析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喜爱哪些文化元素、人们在以什么方式和手段接受文化信息、人们如何度过每日“碎片化”的时间、不同年龄段观众有什么样的差异化文化需求,等等。在此基础上,我们确定了将故宫文化通过文化创意产品的形式,进入现代生活中的研发思路。

 

当今社会是一个高度信息化的社会,文化产品要取得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双赢,不仅需要创意好、品质好,还需要策划好、宣传好,需要缩短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之间的距离。从说教式的灌输转变为感染式的对话,是故宫博物院迈向世界一流博物馆的应有转身。文化创意产品所具有的实用性和体验性,是其他教育传播手段的有力补充。

 

文化创意产品是传播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只有深度挖掘最具中国传统文化内涵的文物藏品,对其意蕴进行提取、归纳和阐释,充分尊重和体现文化渊源和特色,结合考究的工艺、新颖的设计,才能完成具有文化传播功能的优秀文化创意产品。

 

记者:仅2016年一年,故宫博物院的文创产品就为故宫带来10亿元左右收入。几年前,像故宫博物院今天这样的文创规模,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对来故宫取经的其他博物馆,您有什么建议吗?

 

单霁翔:文化创意产品营销要取得良好的社会效果,不仅要在产品质量上下功夫,还要着重塑造产品、环境、文化内涵为一体的整体文化体验空间。几年来,故宫博物院针对红墙内古建筑区域,开展“去商业化”行动,拆除了昔日占用古建筑的故宫商店临时建筑,还故宫古建筑以尊严。

 

与此同时,在红墙外的东长房区域,建立与故宫文化环境相协调的文化创意馆。从“故宫商店”到“故宫文化创意馆”,不仅是名称的改变,而且体现出故宫文化创意产品营销思路的转变,即将文化创意馆作为观众离开故宫博物院前的“最后一组展厅”,丰富观众对于博物馆文化的体验,并实现把“博物馆文化带回家”的愿望。在这里,观众带走的不仅仅是精美的故宫文化创意产品,更是对故宫文化的一次认知,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份情感。

 

至于建议,我认为开发文创产业,各地的博物馆要深入挖掘自己的文化资源,把自己的文化资源吃透,凝练成“我有他无”的文化创意产品,这样,文创产品才有生命力。而且,文创产品一定要注重品质,一定要给大家好东西,这个和产品的价格贵贱没有关系。

 

将来等我有时间了,

 

就去当一名故宫的志愿者,我连地点都选好了

 

本科学的建筑学,工作后一直从事文物保护工作,而故宫,作为世界最大的木结构建筑群、中国文物最多的博物馆,正好将单霁翔一生所学所用完美结合。

 

2012年初,单霁翔“临危受命”,赴任故宫博物院院长。彼时的故宫因为盗窃门、瓷器门、错字门等“十重门”行走在危机边缘。自此以后,他开启了“7×24”小时的工作模式,成了一位“时刻行走”的院长。除了出差考察之类的事务,故宫人很难在神武门西侧的院长办公室里找到他,特别是午饭之后、工作间隙的零碎时间,他习惯到院内各处进行巡访,了解各个区域工作进展情况,甚至“微服”走在如织的游客中,了解观众参观状态。

 

在秘书周高亮的记忆中,每天进宫后和院长汇合,俩人从神武门西边院长办公室出发,向西沿着紫禁城红墙绕一圈。几年下来,单霁翔在例行巡查过程中走坏了几十双布鞋。

 

一件件“宝贝”如数家珍,一串串数字脱口而出,好像那些东西已成为他身体生命的一部分。“我把这里当家,有感情。”单霁翔对故宫用情之深令人动容。

 

■为切实加强故宫文化遗产保护和促进故宫博物院的可持续发展,亟须在国家层面制定《故宫保护条例》。

 

■故宫博物院院长确实不是好当的啊!这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工作,费心更费劲。■故宫是大家的故宫,故宫的文化传播和我们把壮美的紫禁城交给下一个600年的愿望,是我们共同的愿望,也需要我们共同来完成。

 

记者:游客太多对故宫从来都不是一件好事。但刚刚过去的2016年,故宫全年参观人数又创下16018540人次的历史新高。面对汹涌而来的观众潮,古老的故宫如何应对新的压力?

 

单霁翔:故宫今时今日的安防系统格外强大,使故宫博物院更加安全,使观众在参观过程更加能够享受到文化尊严,我很欣慰。诸如洗手间更方便、更清洁,地上没有垃圾,屋顶没有杂草,墙面更加整洁等这些细小的变化,在潜移默化地影响每一个参观者的同时,也让我感到很幸福。

 

历史上故宫一共积累了1.48万平方米的违章建筑,现在已经基本全部拆除。对地面的改造也是一直在进行的工作,解放后建造的很多水泥、沥青地面与紫禁城的环境并不协调,我们将其全部改成了传统的砖地面,恢复往昔的环境。我们希望大家看到紫禁城时,看到的是绿地、蓝天、红墙、黄瓦的美景。

 

记者:您已连任三届全国政协委员,10余年间,先后提交了200多件提案,几乎全部是关于城市文化建设、文化遗产保护和博物馆事业发展方面的提案。《故宫保护总体规划》近期得到了批复,您有没有将此规划作为今年两会的提案重点?

 

单霁翔:如何让久经沧桑的紫禁城永葆生机,如何让安全重于一切的故宫博物院根除各类隐患,更好地履行现代博物馆的社会职能,这是我到故宫博物院工作以来一直思索的问题。《故宫保护总体规划》是故宫博物院迄今为止,第一份以文化遗产价值整体保护为目标的专项保护管理规划。今年我的提案重点——《关于加快实现故宫文化遗产完整保护的提案》,将主要围绕近期获得批复的《故宫保护总体规划》的实施问题提出建议。

 

除了在文物保护、古建筑维修、观众安全等方面的压力之外,由于故宫地处首都核心地带,故宫博物院开放带来周边交通、人流疏导、社会治安等方面的协调难度也在不断加大,有必要通过专项立法进行合理的调控。

 

法规的持久性和权威性,对于故宫博物院开展古建筑修缮、文物保护及观众管理工作、确保安全的支持力度,能够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为切实加强故宫文化遗产保护和促进故宫博物院的可持续发展,亟须在国家层面制定《故宫保护条例》。这利于国家对涉及与故宫相关的法律、法规的整理和总结,也是修改相关政策文件内容已不适应现实需要的契机,我认为对故宫文化遗产的现实保护和故宫博物院的未来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

 

记者:熟悉您和故宫的很多人都知道您对红墙内的这片土地用情至深。近600年来,恐怕只有您和秘书走遍了紫禁城里所有的房子。但我们都知道,故宫博物院院长可不是好当的。

 

单霁翔:故宫博物院院长确实不是好当的啊!这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工作,费心更费劲。但大家能看到我们不断进步,足以让我很欣慰。

 

故宫文化的特殊性,故宫文化遗产在历史发展漩涡里的特殊经历,让每一位故宫人都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责任感,很多故宫人为保护国宝的事业呕心沥血、奉献一生,留下了很多让故宫人代代铭记、可歌可泣的故事。让古老的紫禁城、年轻的博物院日益焕发生机、永葆活力、益寿延年,是一代又一代故宫人始终不变的价值取向,这种故宫精神在时局动荡、艰难维持的历史时期从未间断,在新的机遇和挑战中更是日益可贵、历久弥坚。

 

将来等我有时间了,就去当一名故宫的志愿者,我连地点都选好了———端门的数字博物馆,在进入故宫的第一张门,精神抖擞的当一名志愿者,让观众心中有数地参观故宫。

 

记者:您一直不愿意接受“故宫掌门人”这个称呼,更愿意说自己是“故宫的看门人”。您对故宫这座文化遗产有什么期许?

 

单霁翔:故宫的事业是永远的事业。无论是文物清理、古建修缮、藏品保护、科学研究、陈列展览、制度建设,还是安全保卫、观众服务、文化传播、国际合作、科学管理等各个方面,都在永续不断的发展中,都在不断地解决各种困难、迎接新的挑战,过去的辉煌成为事业发展的基石,未来蓝图的实现还是需要一代又一代故宫人不断学习前贤、延续使命、坚守职责、发展创新。

 

故宫在社会民众的心目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崇高而神圣,人们把故宫文化遗产的保护看做是每个人的职责,具有强烈的责任心和使命感。的确,故宫既是北京的,也是全国的,还是世界的;故宫既是过去的,也是今天的,还是未来的。她从历史中走来,还要健康地走向未来。因此,每一位社会公众对于故宫文化遗产保护,都有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受益权。作为“故宫人”,保护好故宫文化遗产,建设好故宫博物院,更是我们的神圣职责,使命神圣而光荣,责任重大而艰巨。

 

我是故宫看门人,我的责任是看好这个院子。但我也想告诉公众,故宫是大家的故宫,故宫的文化传播和我们把壮美的紫禁城交给下一个600年的愿望,是我们共同的愿望,也需要我们共同来完成。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