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 驱动下载
搜 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风采

黄格胜:写意情怀

中国政协网    www.cppcc.gov.cn    日期:2017-01-06    来源:中国政协传媒网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沿广西艺术学院美术馆的台阶拾级而上,来到顶楼,推门而入,简朴宽敞的画室,大厅中央的桌上一幅长卷舒展开去。墙壁上、画架上,数十幅成品画作安然静放。一位身材敦实的画家正在酣然作画,他挥毫落墨,顷刻间一处处壮美山水、风情村落跃然纸上。农村风光和壮乡建筑,是他画作永恒不变的主题。

“他总是精力充沛,灵感不断。不管多繁忙,每天都要专门抽时间创作,几十年如一日,从未间断。”熟悉全国政协常委、漓江画派画家黄格胜的人都这么说。

历史,赋予他们这一代人机缘和责任

与那些主张超脱世俗的传统文人以及注重自我表现的后现代艺术家不同,黄格胜的画表现的是“人间烟火”,是中国南方田园式的人文风景。

黄格胜说,他的画是“入世”的,而且越“土”、越“俗”越好。

作为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北部山区长大的壮族人,黄格胜从小就有一种要歌颂家乡的强烈愿望,他连续4年报考广西艺术学院,连续4次落榜。但每一次失败,都没有打消黄格胜报考的念头。

1980年,广西艺术学院开办研究生班。黄格胜决定跳过大专和本科,直接报考著名画家黄独峰先生的研究生班。正当朋友和家人为他的疯狂举动感到吃惊和不解的时候,黄格胜居然以第一名的高分考入了广西艺术学院研究生班,师从漓江画派大画家黄独峰,从一个很高的起点,开始正规学习中国山水画。

研究生毕业后,黄格胜留校任教,成为广西艺术学院的一名美术教师。

1982年,黄格胜32岁。他用了毕业留校任教的前3年的时间,继续深入桂林漓江山水对景写生。至1985年,他前前后后去了20多次,对景写生稿积累了上千幅之多。在整理这些写生稿时,他忽然冒出一个想法:把这些单独的山水作品联结起来,形成一幅长卷,全面表现百里漓江的山山水水和风土人情。这该是一件多么痛快淋漓的事情!

恰巧,中国地图出版社找到黄格胜,约请他以国画形式画一幅桂林旅游路线图。这激发了他创作漓江全景图的想法。尽管画漓江的画家很多,佳作不少,但从头到尾全面反映漓江风光的大型长卷却还没有,黄格胜觉得,这是历史赋予他们这一代人的一个机缘,也是一份责任。

他利用暑假,找了一个废弃工厂的破旧车间,稍加收拾,改造成一个临时工作室,就开工了。夏天,热浪滚滚,车间里通风不畅,像一座天然的“桑拿房”。黄格胜干脆赤膊上阵,只穿一条短裤,挥汗如雨,挥毫泼墨,尽情挥洒他的灵感。冬天,车间里阴冷潮湿,没有暖气,黄格胜下班以后,一头扎进车间里,专心致志进行创作。他说,比起在大山里写生,这里条件已经不错了,至少有墙壁和屋顶可以遮风避雨。

苦熬了两个年头,一幅长达200米的《漓江百里图》,在黑黝黝的车间里诞生了!《漓江百里图》面世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著名美术评论家苏旅指出:“《漓江百里图》是第一幅真正把漓江、把广西的自然地域环境、民族文化特色当作研究对象的美术作品,是漓江画派真正的开山之作。即使在今天,依然是漓江画派成长道路上不可替代的里程碑和代表作。”

几十年过去,但业界人士一致认为“它的影响力未因时间的推移而消逝,反而越来越凸现出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漓江百里图》的成功,没有暂停黄格胜的脚步。相反,是他另一种跋涉的开始。

他踏遍了八桂壮乡的山山水水,又陆续创作了《漓江百景图》《侗乡月》《我的中国心》《漓江烟雨》等一大批有影响力的作品。

他写生,绝非“走马观花”式的采风,更不是在城里待腻了,到乡下去尝尝农家饭。他认为,要表现农民,表现农村,表现山里人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环境,就需要真正了解他们,带着感情去表现他们。所以他进山写生,与农民同吃同住,跟村民换烟抽呛出眼泪,与村民光着膀子喝酒猜拳,醉倒在农家院。他说:“和他们在一起,我从没觉得自己是教授。在这里,我回到了自己真正的家园,回到了童年,找到了真正的自我。”

随后,黄格胜又一山水画长卷《壮锦》惊艳问世。《壮锦》长37米、高2.5米,展现了广西最具特色的壮族、苗族、侗族、瑶族村寨的美丽景色,风雨桥、鼓楼、吊脚楼等广西少数民族地区特有的风光元素被作者聚散有致、高低错落地安排在画面当中,整个画面笼罩在一片金黄色之中,散发出浓浓的丰收气息。

相比《漓江百里图》,不管是创作背景、创作技法,《壮锦》都是一次更大难度的超越。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无异于“挖了一个坑,自己往里面跳。”

“一所大学不光要有大楼、大师,更要有大爱”

在担任广西艺术学院院长10多年间,黄格胜认为,一所大学不光要有大楼,还要有大师,更要有大爱。这种大爱是大学教职员工对学生、对学校、对国家、对社会高度负责和无私奉献的精神。“教师要有爱心,有爱教育事业之心,爱岗敬业;要有爱学校之心,爱校如家;要有爱学生之心,爱生如子,用爱来教育引导学生,用行动来影响学生,潜移默化,塑人灵魂;要求学生要有爱国之心,报效祖国,要有感恩之心,回报社会,要有同情之心,扶贫帮困。”

黄格胜这样要求别人,也这样要求自己。

“画什么不重要,怎么画才重要,怎么画好更重要。”这是黄格胜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在他心里,如何选景、如何构图、如何造型、如何改造对象,这些才是画作的核心。然而,就是这些被称为核心的“机密”,黄格胜却毫无保留地教给了学生。

在一节鉴赏课上,黄格胜拿出了自己的新画作《嵩阳书院》,指着近景告诉学生:“这运用了挪移法将两株不在同一院落的柏树移到同一个平面上,然后使用长线和短线相结合的皴法,来表现将军柏的历史沧桑感和造物主的神奇。”

一会儿,他又拿出学生刘启谋的画作,同样是表现嵩阳书院的将军柏,但刘启谋只画其中一棵柏树,并且不画任何背景,只是于空白处题诗一首。黄格胜对此大加赞赏:画面干净单纯,同时以诗来配画,使得画里画外都有故事。

肯定优点的同时,黄格胜不避讳自己画作的“险”:由于不小心,原本在路边的石碑跑到了路中间,后来灵机一动石碑加上底座才放低了水平线。其实,无论是整体的创作构思,还是细节的灵机一动,都是思想的积淀、经验的积累、时间的磨砺。

黄格胜说:“在长期教学过程中,我也从学生中学到很多东西,他们的新思维、新知识都是我所缺乏的。教学其实就是一个相辅相成、互相影响的过程。”

在广西艺术学院,由黄格胜倡导并身体力行的“院长与学生面对面、零距离”系列报告会,已经成为学院的品牌活动。每年,他都要和不同年级、不同专业的学生交流,倾听学生的需求,了解学生的思想动态,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深受大学生们的欢迎。他常和师生们一起打球,到饭堂和师生一起进餐,他常常帮助经济困难学生解决问题,亲自为毕业生联系工作。

爱,身教重于言传。黄格胜对自己说:“既然做了老师,就要倾注全部的爱,让你的学生不后悔做你的学生。”

(作者单位:光明日报社、广西日报社)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