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大家好,欢迎收看“后奥运生活”系列访谈,今天我们荣幸地请到了奥运冠军邹凯,欢迎邹凯。 嘉宾邹凯 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 我们非常地熟悉邹凯,就是因为奥运五金王,最近一条新闻是5月份的,被迫退队,其实我觉得你">
大会发言提交 Key 驱动下载
搜 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协讲堂

委员讲堂之邹凯:从体操赛场走向生活赛场的奥运“五金王”

中国政协网    www.cppcc.gov.cn    日期:2016-10-18    来源:人民网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主持人

 

大家好,欢迎收看“后奥运生活”系列访谈,今天我们荣幸地请到了奥运冠军邹凯,欢迎邹凯。

 

嘉宾邹凯

 

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

 

我们非常地熟悉邹凯,就是因为奥运五金王,最近一条新闻是5月份的,被迫退队,其实我觉得你的心劲还是在的,有什么感觉,因为你也要随队去里约,但不是以运动员的身份,多半是以场外观众或者啦啦队的身份,心情怎么样?

 

嘉宾邹凯

 

还是很复杂吧。因为更多的想,还是在赛场上去拼搏,因为从2012年完了过后,选择继续留下来,继续征战冲击里约奥运会,当时做这个选择的时候,希望今年能够站在里约奥运会的赛场上。虽然5月份,也不算被迫退队吧,因为自己训练比赛的竞争力不足了,国教选拔赛给淘汰的。

 

主持人

 

选拔赛,当时你已经达到合格了,如果按照他们的名次来说,但是跟教练或者跟各种利弊因素协商之下你从这个位置退下来?

 

嘉宾邹凯

 

当时继续让我留下来的话可能是替补队员,教练组考虑到替补,而且也不算是第一替补和第二替补,可能是第三替补,这样的话,我和教练组商量,觉得从我伤病考虑出发的话,没有必要再这样消耗下去。

 

主持人

 

说一句比较宏观或者高大上的话,可能要把这种机会让给我们更多中国队接下来的接班人、年轻的队员,这可能对我们中国未来的体操,特别是男子体操队的发展或者更新换代是更有帮助的。

 

嘉宾邹凯

 

对,肯定是比我优秀,这就叫新老交替。

 

主持人

 

一个1988年的运动员已经是老将了,不过你的薪火相传,精神还是在,永远一届一届地要传给师弟师妹们。

 

嘉宾邹凯

 

是,一直这样坚持,一直在队里训练,而且坚持一直很刻苦,就是想无形中给他们引导,希望他们能看到比他们大五到十岁的哥哥、前辈还在这儿拼搏着,你们还有什么不努力的理由。

 

主持人

 

一个1988年的前辈给他们做了一个非常好的榜样。这次去里约不作为运动员了,但是我觉得心里那份紧张可能还会有,但不同于站赛场上当运动员的紧张了吧?

 

嘉宾邹凯

 

对,也非常紧张,因为2014年体操世锦赛在南宁举办的,当时去看了,当解说嘉宾,在场外也是非常的紧张,确实不同于运动员的那种感受、那种压力,可能就是会紧张,但没有那份压力。

 

主持人

 

更多的荣誉感还在。虽然大家和全国很多在电视机前甚至能去里约看奥运会的中国人,一样有那份荣誉感,虽然同样是观众。

 

嘉宾邹凯

 

那种叫民族的情结在那,就觉得中国运动员上的时候,当然肯定是一心觉得是中国运动员取胜才会有民族自豪感。作为一个体操的运动员,能够看到体操运动员在赛场上,当然希望的是中国队能够战胜日本队。

 

主持人

 

这次去里约,会不会有解说的任务,或者队内给你的一些任务。除了这种任务之外,自己会不会在里约逛一逛,玩一玩,会不会跟着家人一起?

 

嘉宾邹凯

 

我是和我夫人一起去里约,到时候看情况,最近好象里约不太平。

 

主持人

 

但是相对还好,如果我们在奥运村或者有指导性的一些地区去游玩的话,应该还好。有没有做一些游览前的手册攻略,我觉得你的夫人可能已经在跃跃欲试了。

 

嘉宾邹凯

 

做一些旅游该去的景点,比如耶稣的像,还有必须去之前打打疫苗。

 

主持人

 

从以前的运动员逐渐转变成啦啦队,然后逐步转变为游客,这可能就是邹凯,这可能是每一个奥运人,在退役之后的奥运生活,这个系列叫“后奥运生活”,依旧关注你们,关注你们的成长。都说像中国练体操甚至很多练体育的选手来说,退了役以后就像大学毕业失业的过程,你怎么看?

 

嘉宾邹凯

 

对,大部分的运动员可能存在这样的问题吧,对于奥运会冠军来说,这方面的压力会小很多,因为基本上国家会给予很多安排,会给你很多的选择。最困难的不是说你有没有工作,有没有后面的保障,更多的问题是奥运完了,就是退役过后,你会做什么样的选择,要做什么样的事情,这是很难的。

 

主持人

 

在做运动员的时候,包括训练,从小到大,尤其做体操的,很小的孩子,选拔到了体操队,从小就非常非常专注的做一件事情,突然退役以后,马上给你很多自由空间,给你很多闲散的时间,给你很多自由支配的度,是不是反而自己不知道要做什么,太自由了。

 

嘉宾邹凯

 

因为以前不需要选择,我们只有一个目标、一个梦想,就是从小接触体操,我们选择体操不是我们选择的,当时是父母觉得我很调皮,让我去锻炼身体,进入了这个项目。到最后热爱这个项目。我们平时一心想的就是怎么样能够钻这个项目,钻到最顶端,我怎样超越我的对手,怎样战胜对手。

 

主持人

 

甚至超越自己。

 

嘉宾邹凯

 

战胜了对手,你夺到了冠军,过后就想到下一次怎么样再拿到冠军。

 

主持人

 

和很多从事体操的运动员聊过,他们好象从小都是懵懵懂懂,因为太小了,他不知道自己热爱什么,就好象送到体操队了。从一开始的选择不是他们自己的,到中间吧,这个过程中自己热爱上这项运动。在送进体操队之前,邹凯有没有想到自己很小的时候想做什么。包括到了体操队以后,到体操队接触这个项目,中间过了多长时间,迅速转变成热爱,是怎样转变的?

 

嘉宾邹凯

 

从选择一开始进体操馆的时候是父母,第一次拉着我进体操馆,我哭着不进。

 

主持人

 

那时候知道练体操是什么样的?

 

嘉宾邹凯

 

没有,我就感觉是把我拖到坑里了,哇哇的哭,进去两三次过后,父母说走了走了,回家吃饭,我反而想要继续玩。

 

主持人

 

两三次后就迷恋上这项运动了。

 

嘉宾邹凯

 

对,我其实是3岁到7岁在业余体校,那个时候对体操那份热爱,可能是纯粹的,不会像现在。现在虽然很热爱,也有可能转变成热爱一份事业,热爱一份从小坚持的一个梦想。3到7岁可能是纯粹的小孩子喜爱上这个东西,我想在这上面作出一个动作,有那种成就感,我比同年龄的小孩子做的动作更多,有优越感,有那种感觉。到后面进入省队,七、八岁到省队,一开始也是在很简单的训练,其实还都很喜欢,到九岁、十岁,真正的进入到竞技运动、竞技体操的时候,就是专业了,开始真正的专业严谨的训练和真正要去全国竞赛,叫竞技的时候,就开始出现了瓶颈了,当时就出现了一个小故事,练了一两个星期,不行了,太苦了,受不了了。

 

主持人

 

就想打退堂鼓了。

 

嘉宾邹凯

 

背着小书包就逃跑。

 

主持人

 

那时候是九岁、十岁期间。

 

嘉宾邹凯

 

说我们没有童年,其实我们有童年,只不过是不同于一般小孩子的童年,我们有我们自己的那份快乐。

 

主持人

 

你刚才说的瓶颈是不是心理上的一种变动。

 

嘉宾邹凯

 

中间也有这样的成长过程,也有一个原因是进入到竞技层面,过后就是吃苦了,因为不管是哪个项目,不管是体操还是跳水还是足球,你要比别人练得多,你才能够超越别人,这是肯定要的。

 

主持人

 

我是觉得不仅要练得多,而且这方面,像体操的很多单项,都要有一定的天赋,你当时进队的时候,带你的教练,有没有觉得你是非常好的苗子。

 

嘉宾邹凯

 

从市队到省队肯定是,因为要从市队选到省队去,它是要挑选的。当然,肯定是有天赋在那儿才会挑选你去训练。

 

主持人

 

大概进去的比例是多少?

 

嘉宾邹凯

 

当时是十人进了二、三个吧。

 

主持人

 

而且这十个人都已经是非常优秀的苗子了。

 

嘉宾邹凯

 

在当时来说,业余体校,有40个小孩,选了10个人去比赛,过后去省队集训,留下了三个左右,算40个小孩当中比较好的才可能有机会去省队留下来,然后再试训,在省队。

 

主持人

 

那时候去省队训练,包括之后去专业队、国家队,有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站在奥运的领奖台上?

 

嘉宾邹凯

 

肯定会偷偷想这个。小的时候,很难想象那种热爱吧,当时是李小双的那个年代,想着他的那一套自由操,很漂亮,我要编一套跟他一样,但是要比他更漂亮一点的动作。

 

主持人

 

更炫、更酷。

 

嘉宾邹凯

 

又想到我战胜了他的苦,我站在领奖台上,那份气势非常的酷。

 

主持人

 

从几岁开始就真正觉得我必须要去冲这个金牌?

 

嘉宾邹凯

 

真正有希望在世界上竞争的时候,应该是在17岁到18岁的时候。

 

主持人

 

正好是收获期,正好是出成绩的年龄。

 

嘉宾邹凯

 

9岁到10岁是一开始接入竞技体育,到残酷阶段后,就是竞争淘汰的那种阶段,开始适应。10岁到15、16岁的时候,这段时间叫积累,积累很专业的技术和身体力量,就是要很多的重复基本功,很多的重复力量训练,来提升自己的身体,能打好基础。在15-17岁之间就开始学很多的难度动作,因为基础打好之后要学。到17岁以上,该是收获的时候,开始比赛,崭露头角,比赛,再提升,再比赛。

 

主持人

 

在训练过程中,会有“偏科”吗?

 

嘉宾邹凯

 

我刚到国家队,14岁左右的时候。我的教练是做国家队主管教练,是在我进国家队前一年的少年比赛中挑选的我,在那次比赛我拿的是单杠和自由体操全能的冠军,他就觉得我可能是一个全能型的选手。到了国家队,开始所有的项目,体操是六个项目,都开始练。当时选的是六个人到他的组,我明显就跟同年龄阶段的,有三项比他们差很多。一开始一起练,跟不上他们,后来就分成两个组,他们练得比较难、成熟的东西,或者学一些高难度的,我们会做一些我们能够练习的动作,我们这一批虽然差一些,也还是出了两个奥运冠军。

 

主持人

 

普通生里还出了比较拔尖的成绩。

 

嘉宾邹凯

 

好的里面出了一个,差的里面出了两个。其实运动员在那个时候,可能差一点的运动员会迸发出一种更刻苦一点的精神,就会自然而然的比优秀的运动员更能吃苦一点。慢慢也就发现,其实我不是一个全能型的运动员,比较擅长自由体操和单杠。

 

主持人

 

这是教练发现你的,允许你这样“偏科”?

 

嘉宾邹凯

 

就想着是抓重点,自由体操也是一个金牌,单杠也是一个金牌,全能也是一个金牌,把精力更多地用在自己擅长的地方。

 

主持人

 

听你在回忆自己的运动生涯或者训练生涯当中,没有受过什么大伤?

 

嘉宾邹凯

 

对,我最大的伤是手掌骨折,就是对于体操当时不是那么科学的训练情况下。

 

主持人

 

当时做什么项目手掌会骨折?

 

嘉宾邹凯

 

做一个撑杠的时候,没撑好,本来双杠这样去撑的时候没有撑好,其实也就是骨裂,也叫骨折,休息了两个星期。所有项目都要用到手掌。当时休息两个星期就练,很疼很疼,因为大夫说没问题,教练说给你一个星期自己恢复一下,下个星期就开始正常训练。就是正常的练习力量让它恢复,适应着不疼。我练了一个星期,第二个星期,教练说你怎么没长进,说特别疼,肯定还没长好。教练就生气了,就疯狂练了我一星期。完了就疼,我哭,我觉得肯定断了,肯定坏了,结果哭了一星期,练了一星期,下个星期好了,一点都不疼了。当时对我打击非常大。

 

主持人

 

每一个奥运冠军,从他们口中描述出来的教练都是非常恐怖的,但是,其实每个人心里还是非常感谢教练的。

 

嘉宾邹凯

 

其实我对我们教练没有那种感觉,只是觉得,我们教练很严谨。

 

主持人

 

你和教练的关系怎么样?

 

嘉宾邹凯

 

教练就像父亲,其实我到国家队的时候,我是很崇拜我的教练的。因为教练,我们十四五岁,他前一批队员是教出了奥运冠军和世界冠军的,从我个人来说,我是很崇拜这个教练。遇到伯乐的那种感觉。

 

主持人

 

除了手腕还有其他的伤,很多是你陈旧下来的练习的磨损。

 

嘉宾邹凯

 

到后阶段了,岁数大一些,慢慢出现的劳损,腰和根腱。

 

主持人

 

日常生活中这些伤会不会对你一些动作,比如下雨或者天气,会对自己有影响吗?

 

嘉宾邹凯

 

现在会。坐时间长了腰会疼,现在就跑步,我现在跑步跑不过我太太,她以前也是运动员,最近锻炼身体,她也每天跑四五公里,我就跑到两公里,我脚疼坚持不了了。

 

主持人

 

退役之后更多的要生活回归了家庭,奔向社会,有没有对家庭或者社会有一些心中自己的构想或者计划?

 

嘉宾邹凯

 

现在已经在装修房子,要定居在一个地方,在做一些设想。完了是工作。

 

主持人

 

有没有考虑进入娱乐圈?

 

嘉宾邹凯

 

其实是不拒绝。但是不会进入娱乐圈。去玩一玩或者做做公益,这些也是很好的。

 

主持人

 

不会像你老大哥邹市明一样,有经纪人帮他在推。会不会有一天看到这样的邹凯。

 

嘉宾邹凯

 

也有可能,我觉得他也做得很好,前两天看他去做公益,感觉做得好。发自内心的觉得很好。他等于就是在做自己的品牌,把自己做成一个品牌。而且现在全民健身,大家运动热情这么高涨,国家也在推行体育产业。其实,在运动这方面,对于我们这种体育人来说,义不容辞,而且最擅长,应该也要投身到这方面去,真正让喜欢运动的能够加入到一起。等把我的脚休息好了以后,跑步、运动,都会慢慢地做起来,因为我还是热爱运动的。而且我以后应该会做的事情也是这方面,和运动有关。肯定是以体操为最核心的一个东西,做所有关于体育产业或者群众体育,或者是运动这方面的事情。

 

主持人

 

是不是现在已经有一些构想?

 

嘉宾邹凯

 

关于老家四川泸州的。我们泸州出了两个东西,一个是泸州老窖,一个是我,泸州人对我很不错,他们希望我回去帮泸州的体育,不管是群众体育、业余体育还是专业体育,出一份力。过几天会回老家和他们商榷一些这方面的事情。

 

主持人

 

我们知道你还有一个身份,政协委员。在委员的身份当中,自己会不会对自己今后有一个规划,你的关注度会在什么方向?

 

嘉宾邹凯

 

明年是这一届的最后一年了,在政协里面学到了很多,其实也是体育界别,就是去开会的时候,更多的学到的就是体育产业和体育政策这方面的知识。明年开会的时候肯定要有提案出来,就是关于群众体育或者是幼儿体育教育的。

 

主持人

 

这两年的学习最重要的一点心得是什么?

 

嘉宾邹凯

 

真正地去听,去学,最大的收获,就是确实觉得自己资历浅是有道理的,在老的委员,这些老局长、老的体育企业人。他们说出来的,确实是新东西,就是我没有接触的领域的东西。这对于我来说就是积累。因为之前当运动员接触的东西要窄一些,下来之后慢慢接触,不断地充实自己,而且精力投放到这上面,以前政协参会完了就会继续训练,精力就会在训练上。而现在参完会了,就真正地能够把会上的东西,自己想提的东西,慢慢地把精力放在上面。

 

主持人

 

很多运动员退役以后都会很不约而同的有一个选择,就是弥补童年时期训练对学业的缺失,对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嘉宾邹凯

 

现在第一步就是研究生了,先把研究生上完。就算上学上完了,到了别的地方还是学。不断地更新自己,这样才能继续保持自己的知识量或者是自己的那种水平。

 

主持人

 

研究生学的专业是什么?

 

嘉宾邹凯

 

运动资源管理。

 

主持人

 

学这个专业未来的比较对口的方向是什么?

 

嘉宾邹凯

 

应该就是管理队伍这方面。之前学了几门课,就是在管理队伍,或者是管理运动的这些资源比较对口。

 

主持人

 

体操对你来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比如性格上,或者是精神上的,或者是看待周围事物方面?

 

嘉宾邹凯

 

体操给我带来的东西太多了。第一是提升到了更高的层次,拿到奥运冠军,见到的东西不一样,而且,接触的人也会不一样,看事物也会看得更有远见一些,体操带给我的东西,还有一股精神,就是那股坚持的精神。

 

主持人

 

马上是里约奥运会了,能不能用人民网这个平台,对你的师弟师妹们,你最想让他们学到或者最想让他们听到的一句话是什么?

 

嘉宾邹凯

 

还是希望他们在赛场上比出中国体操队或者是中国民族的那种血性,那种精神,不管输还是赢,那股劲得拿出来。因为他们代表的是中华民族,希望他们能够在比赛中展现出中华民族的气质。

 

主持人

 

最后预测一下,你是中国唯一一个奥运五金王,大概多少年之内会有人超越你?

 

嘉宾邹凯

 

我觉得超越,今年或者下一届吧。中国体操队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超越。刚才说的是中国代表团的运动员在奥运会上五块金牌这样超越,应该要快一些。也希望他们尽快打破,历史要不断地创新。

 

主持人

 

我们也在这里和邹凯共同祝愿今年里约奥运会所有的中国体操队选手能够取得好成绩,也祝愿邹凯的后奥运生活一帆风顺。

 

嘉宾邹凯

 

谢谢。

 

主持人

 

网友朋友,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再见!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