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 驱动下载
搜 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风采

钱学明:人在“履途”

中国政协网    www.cppcc.gov.cn    日期:2016-03-29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钱学明简介: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广西区委主委。工学学士,高级工程师,曾任广西桂林市建设与规划委员会主任、广西桂林市政协副主席(兼)、南宁市副市长等职。

 

如果说,人与自己的身份是相互塑造和成就的关系。那么,钱学明赋予自己委员身份的性格就是善言、耐心、讲条理;委员身份给予他的,是细心、坚持和骄傲。他和他的政协委员身份,互相砥砺前进。

 

爱发言的“香饽饽”委员

 

“农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键是提高效率、补短板降成本。可行方法一是规模化,二是社会化分工合作……”2016年3月6日上午,民建小组讨论政府工作报告,钱学明委员“发声”,提到的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问题。

 

“房地产去库存,要关注主体政策的调整,公积金政策的优化。”3月6日下午小组讨论,钱学明委员又一次发言说的是关于“三去一降一补”。

 

“产品质量问题背后是市场秩序的无序和混乱,既有政府监管问题,也有行业自律问题,地方保护、人情社会等的影响。所以要重视行业自律组织的作用。”3月8日上午联组讨论“十三五”规划纲要,钱学明委员说的是他眼中的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涵和方法。

 

“我建议应加大对公募基金会的支持力度。但管理要严格,强化服务和事中事后监管、‘宽进严出’,一个机构出了事,会打击整个社会募捐的积极性。”3月10日,小组讨论慈善法草案,钱学明委员依然“有理有据有话说”。

 

一场、两场、三场……听了民建界别所有小组讨论,记者发现钱学明委员几乎没有“遗落”任何一次发言机会。“学明委员再来讲讲”也俨然成为小组讨论主持人周汉民常委的“高频短句”。

 

在全国两会任何一个情境下的发言其实都不容易,不同于日常轻松交流与表达,这样一个一年一度的场合,吸引的是最广大民众的注意力。每一次发声,出发点和支撑力都要经得起推敲。代表了多大群体的意愿,背后是不是有严肃调研支持,都很重要。不仅“愿意说”,还要“有话说”,更要“说得有理”,其实是很高的要求。

 

“用嘴,就是会说,不做哑巴委员,这是最基本的。没有调查研究,只是道听途说,也拿来说,当然效果不会好,也可惜了政协委员的荣誉。”钱学明委员说,要“做到说到”。

 

“2008年当了民建广西区委主委后,工作就被调研填满了。有发现、有思考,有实践,我当然写提案,当然要发言!”钱学明委员坦然说起自己“发言多”的原因。末了还认真问起记者,“我说话不啰嗦吧?”

 

其实,不仅“不啰嗦”,还很有条理。钱学明委员不知道,在两会记者眼里,他是受欢迎的“香饽饽”,不仅因为他发言多、线索多,还因为讲问题“很清楚”,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为人和善,记者们都觉得他“常常带笑,特别容易交流”。

 

温和且“有料”的结果就是,两会期间,每天中午和下午小组讨论结束后,他都面临着“被围堵”的局面。经常看到的情景就是,他干脆坐到过道椅子上,耐心回答每一个记者每一个关于他熟悉领域的问题。

 

“你这个问题上一个记者刚刚问过,但我可以再从另一个方面解释一下。”一拨一拨记者过来,问一次两次三次类似的问题,钱学明委员竟然还能一遍遍加强解释深度,连从头听起的记者都忍不住想帮他挡掉。“没关系,问题有多角度,讲的过程也是发现和反思过往问题的过程。”参与采访的记者们简直全都要被

 

他的耐心、认真所折服。

 

履职灵感来自“有心于生活”

 

后来记者发现,钱学明委员在两会时表现出的每一份特质、关注的每一个话题,都能从他的经历中找到因由和支持。

 

“百里郊原似掌平,竹枝唱出尽吴声;走遍绿野停舟晚,灯火渔火相映明”,诗中描述的正是浙江嘉善。1960年,钱学明委员就出生在这水网交织、物产丰饶的鱼米之乡。钱学明委员说,关注农业也与他少时生活经历息息相关,“根植于土地的生活,带给人最纯粹的快乐。怎么让农民能从农业中获得收益,获得幸福感,是我关心的事。”今年他提出推行农业生产规模化和社会化分工合作的建议,建言农业补贴主要向专业化农业服务组织倾斜,做好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他希望,“通过改革,能让农业越来越现代化,农村越来越美好,农民能自豪于自己的身份。”

 

1977年,高中毕业的钱学明本已开始了回乡务农的生活,恢复高考的消息让他兴奋,也给他生活带来了重大变化,他认为自己“太幸运了,赶上了好时候”。“考上同济大学,是我人生中最激动的事之一”,钱学明说,人生就此不一样了。也许就是这段“失而复得”的读书经历,让教育在他的心里有格外重的分量。在今年的《精准扶贫的路径选择》提案中,钱学明委员也特别提到“教育上浮”的概念,所谓“教育上浮”,就是实施教育移民,“让贫困山区孩子们来县里读书,并给予一定补贴”。“小学毕业生到县城上初中,教学条件好了,升学率就高。与此同时,没有了抚养孩子的负担,家庭也容易脱贫。”钱学明解释说。

 

1982年大学毕业后,钱学明到广西桂林,成为市排水工程管理处一名干部,一路在政府部门任职,一直到2008年。20多年的工作实践,让他对政府工作也有了深刻的理解和感受。“我特别同意当前我国推行行政体制改革的举措”,钱学明说,“现在说提升供给质量和效益,政府职能转变也是很重要的方面,政府要给企业减负,也要敢于和善于把一些微观管理权转交给行业组织。”这些体会和想法,也系统地呈现在了他今年的提案《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必须抓住三个关键》中。

 

在这个关于提升供给质量和效率的提案中,钱学明强调的核心是发挥“行业组织”作用。说起这个想法,也跟他的一段经历有关。

 

1994年夏天,钱学明正在德国学习城市建设管理,在阿尔卑斯山脚下吃饭买单时,被吓了一跳,“明明是旅游淡季,价位竟然比冬天贵得多”。他想,桂林旅游淡季便宜、旺季贵,这儿却是淡季贵得离谱,是不是挨宰了?事后,当地陪同人员向他解释了背后的经济学缘由———阿尔卑斯山这家滑雪场共有7家餐饮企业,夏天时候就关闭6家,只开1家。他们的思路是,凡是淡季过来旅游的人,或因为某种原因非来不可,或本身就是对价格不敏感的富人。但到了滑雪旺季,也往往是与其他滑雪胜地竞争激烈的时候,贵就意味着竞争力下降。而这“旺季便宜,淡季昂贵”规则的制定和监督者,就是当地的行业组织。

 

从那时候起,“行业组织”这个名词就烙在了钱学明脑海里,在他后来任桂林市建设规划委员会主任、南宁市副市长等职务时,“种子”也渐渐开花结果。“我们国家行业组织建设是比较落后的,没有行业组织约束,一些地方在审批某些生产过剩行业企业时,就会盲目决策,只考虑一时对地方的效益,而忽略长远的发展前景。”这就是他关于“行业组织”提法的初衷。

 

不懈行动始于“爱上调研”

 

2008年底开始,钱学明被增补为民建广西区委主委,成为全国政协委员、自治区政协常委,不再担任政府工作。

 

钱学明坦言,刚开始时,他也存在着一些片面认识,认为在政府工作责任大、任务重,可以发挥较大作用,而在政协和民主党派可做的事,只是提些意见建议,作用有限。“一时也缺乏激情”,不过很快,调研就给了他“刺激”,让他有了全然不同的感受。

 

2009年初,广西一位民建会员为隆林各族自治县猪场乡烂木杆村小学捐建的教学楼投入使用,邀请钱学明一起去。小学地处大山深处,交通状况很差,钱学明和其他民建会员的调研之旅就行进在颠簸之中。

 

“到了地方,见到小学校的孩子们,就挺高兴的。腰疼的老毛病也忘了,就想抱抱他们。”钱学明回忆,他一把抱起站在最前面的小男孩,抱起来却大吃一惊,“穿着厚厚的衣服看不出来,抱起来发现,孩子实在太轻了。”知道小男孩已经读三年级了,钱学明心里更是难受,“10岁的孩子瘦小到那种程度,我是第一次见到,震撼又难过。”

 

回去之后,钱学明许久忘不掉那个场景。“像在隆林烂木杆村那样的地方,贫富、城乡、东西三大差别叠加。我应该用好政协委员和民主党派成员身份,真正为那儿的村民、孩子们做点事情。”自那以后,广西偏远的贫困山区,就成了钱学明最常去,也最想去的地方,调研也成为他的“爱好”,因为“总能发现一些之前没有发现的重要的事”。

 

有了调研热情,就有持续深入的调研行动。

 

2013年,钱学明对广西的乡镇卫生院进行了一次调研,发现当地乡镇卫生院空编13913人,空编率为24.48%;乡镇卫生院在编卫计人员84.92%无职称或仅获初级职称,高素质人才稀缺;人才流失严重,2009年至2011年,流失卫计人员7433人。

 

让钱学明更为触动的是在老家浙江省嘉善县调研时的发现。嘉善县是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之一。乡镇卫生院规模不小,设施完善,但卫生院的人才严重不足。“现在的情况还不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呢,那时还有下放来乡卫生院的科班毕业生。”母亲的话引起钱学明思考:为什么乡镇卫生院留不住人才,没有人才的乡镇卫生院如何发挥作用?

 

经过他在广西乡镇卫生院和家乡浙江嘉善县的深入调研和反复思考,钱学明认为,要为乡镇卫生院招来人才、留住人才,就要解决医生待遇问题,他建议:改革乡镇卫生院体制,推行县乡医疗机构一体化。

 

所谓县乡医疗机构一体化,就是指乡镇卫生院纳入县医院统一管理,乡镇卫生院医务人员的编制在县医院。医学毕业生首先在县医院进行临床轮科见习,取得医师资质后,轮岗到乡镇卫生院。常年保持有不同级别的医生在乡镇为农民提供医疗服务。

 

钱学明对建议的实施前景非常乐观,但让他遗憾的是,这一设想并未引起他期待的反响。

 

“那我就去做个样板”,出于对自己提案建议的信心,钱学明开始想办法寻找“试验田”。2014年7月,钱学明到上林县“地理标志建设”做咨询,“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他也带去了自己的提案,当时上林县8名村医辞职,正让县委书记发愁,不知如何解决。钱学明拿出这一改革方案后,县委书记立即拍板决定在上林县试点推行。县委3天内就制定了初步实施方案,经过3个月紧锣密鼓的筹备,当年10月22日,上林县医疗卫生县乡一体改革动员大会召开,为这场改革试验拉开帷幕。

 

“履途”漫漫结出硕果累累

 

今年两会,“上林医改”还是钱学明委员口中的“关键词”。这个“衍生”自他提案的词语,像是他经过实践历练的孩子一样,让他骄傲。

 

钱学明委员介绍,上林县的三里镇卫生院,在实行县乡医疗机构一体化改革时,手术室已经荒废多年,因为没有能做手术的医生。现在,三里镇卫生院来了从上林县人民医院派驻的主治医师和护士,县医院的主任医师长期兼任卫生院业务副院长,每周坐诊两天。一次,三里镇卫生院来了一名村民需要紧急骨科手术,当天坐诊的是县医院的泌尿科医生,为了不耽误就医时间,他直接打电话叫来在隔壁乡镇坐诊的骨科主任医生为这名病人做手术,省去了病人往返县医院与乡镇卫生院的痛苦,这样的看诊形式在过去“几无可能”。

 

“乡镇卫生院成本低,但是医疗服务跟不上;县级医院医生水平高,但是报销比例低,如果是手术,住院加上家属陪护成本会大大增加农民负担。”钱学明说,现在上林县农村人看病没有了这样的困扰。看病可以放心地就近选择乡镇卫生院,如果需要手术,可以在县医院进行手术,康复期回到乡镇卫生院。同时,县乡医疗机构一体化后,乡镇卫生院的医生有了晋升渠道,随着乡镇卫生院业务量增加,医生收入也有所提高,流失率大减。

 

“成功样本”之外,钱学明委员还有颇多履职建言经验。

 

2012年,他在全国两会上作“关于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要对症下药”的大会发言,并被多家媒体评论为“最紧扣要害的建议,最具推动力”。2012年提出《关于滇黔桂石漠化地区实施生态教育移民的建议》的提案,全国政协进行实地调研,并将“生态教育移民”作为“滇黔桂石漠化地区脱贫致富的唯一根本出路”写入调研报告。2012年、2013年、2015年全国政协大会期间,钱学明分别参加了以“新型城镇化”,“农村土地改革”,“保护耕地,提供安全食品”为主题的提案办理专题协商会并作发言。

 

2015年全国两会上“行政审批改革不能光动‘皮毛’,更要触及‘灵魂’”的建议,以及“关于全运会改革的建议”,获得广泛关注。

 

钱学明已经成为一名“人在履途”,得心应手的“老委员”。

 

另一方面,作为民建广西区委主委,钱学明带领民建会员,发挥民建组织优势,联合社会各方公益组织,2009年到2014年,从国内外为广西贫困地区募集善款超过7000万元。在募集资金的同时,也为广西探索了实施“家庭水柜”、“生态教育移民”、“艾滋病高发区的整村帮扶”、“农村妇女能力培训+小额信贷”、“农村种养合作社”等一系列扶贫开发新路子。

 

“不做政府工作之后,我几乎全部精力都用来调研了。我有时间,也有工作经验,有专业实践,为什么不好好做,争取出成果呢?”钱学明委员觉得,当下,政协委员和党派成员身份,已经成为占据他生活的“大块头”,而他也“特别地乐在其中”。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