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会发言提交 Key 驱动下载
搜 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风采

顾苏宁:“埋头”考古文博 “起身”建言献策

中国政协网    www.cppcc.gov.cn    日期:2015-11-03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10月27日的南京,秋雨初霁,天空湛蓝。这一天,释迦牟尼佛顶骨舍利移驾牛首山佛顶宫,安奉大典如期举行,盛况空前。“这段时间,可把我忙坏了,就像打了一场仗。”顾苏宁长吁一口气,“这次大典一切顺利,任务完成。”作为江苏省文博系统中青年专家,他参与了此次佛顶骨舍利安奉大典的筹备工作,“这三十年都是这样忙忙碌碌过来的。”不过,顾苏宁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他珍视这些“重见天日”的宝贵文物,在他看来,忙碌正是促使他砥砺前行的动力。

专注“让古老文物发光”的事业

在南京秦淮区莫愁路东侧的冶山上,有一处红墙碧瓦的巍峨殿阁,这就是南京人熟悉的朝天宫。上世纪50年代初,南京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南京市博物馆前身)迁到这里,朝天宫由此成为研究南京古代历史文化的一个重要窗口。这里也是南京市政协委员、南京博物总馆综合业务部主任顾苏宁工作的第一站。

自12岁目睹南京博物院考古专家到扬州扫垢山进行考古发掘后,顾苏宁便对这项让“古老文物发光”的事业产生了浓厚兴趣。1985年7月,从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的顾苏宁被分配到南京市博物馆(以下简称市博)考古部,开启了他挚爱的考古征程。

考古工作是件苦差事,每当新工地开辟出来,需要人驻守时,靠近城镇可以住在附近小招待所或旅馆,偏远地区就只能住在当地农民家里。顾苏宁常年奔波在考古第一线,“每一次发掘都充满期待和兴奋,看到一件件珍贵文物重见天日,辛苦与劳累都被抛到脑后。”他先后主持发掘江宁殷巷晋墓、张府园南唐护龙河遗址、江宁牧龙宋秦桧家族墓、溧水南郊元墓等数百座(处)古墓葬、古遗址,出土二级以上文物近百件,其中包括西晋青瓷簋、宋定窑镶银口石榴纹碗等国家一级文物。

由于工作表现出色,2000年6月,顾苏宁被调入市博保管研究部工作。他保管市博瓷器、金银器、雕刻、杂件、石类、碑帖类文物近万件,并为江苏省内多家博物馆评审定级文物近千件。从2007年初开始,市博考古部对南京大报恩寺遗址进行全面系统考古发掘,先后发现明代大报恩寺的大殿、观音殿等重要遗址,2008年8月更是出土了以七宝阿育王塔、佛顶真骨舍利等为代表的一大批珍贵文物。前方出土的每一件文物都要通过文物保管部进行登记收藏,作为文物保管部主任,顾苏宁深感责任重大,丝毫不敢懈怠。在北宋长干寺地宫铁函出土当天,他从晚上9点一直忙到次日清晨,通宵未眠,全程见证这一伟大考古发现,并亲手保管佛顶骨舍利、阿育王塔、金棺银椁等国家珍贵文物,这成为他追逐梦想征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0年是南京市博的“大事年”,对顾苏宁来说,也是“挑战”最大的一年。当年,市博新馆扩建工程完工,“龙蟠虎踞”“云裳簪影”等六大展览同时策展筹备,顾苏宁率领同事参与了其中五个展览的筹展工作。他们奋战150天完成任务,创造了文博界著名的“朝天宫速度”。

成功需要付出辛勤,硕果也当报偿汗水。经过长期不懈努力,顾苏宁已是成果丰硕:主持或具体负责多项文博科研课题工作,包括国家文物局科研课题《南京明代纪年墓瓷器研究》、江苏省文物局科研课题《南京高淳花山宋墓出土丝绸服饰保护与研究》等等;主持多部文博专著编撰出版工作,其中《南京历代风华》一书获南京市第八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文博工作学术性、专业性强,有时难免寂寞和枯燥,愿意从事这项工作的年轻人并不多,而继承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又需要一代又一代文博工作者的接力。作为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的专业学位硕士生指导教师,顾苏宁会在繁忙工作中挤出时间培养研究生,为他们提供实习场地和项目,指导他们进行文化研究、撰写论文。他的言传身教深深影响着这些文博事业的后继者。

成为“心系社会民生事”的委员

2003年,顾苏宁成为南京市政协委员后,开始更多关注民生和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

成为市政协委员第一年,他提交的《发挥自身优势,努力建设世界历史文化名城》的提案,就被列为2004年度市政协主席督办提案,还被评为优秀提案。2006年,他撰写的《重视解决市民短途出行需要》、《南京市应采取措施限制私家车无序发展》的提案,经市发改委、市公安局等单位认真办理,取得良好社会效果,特别是“限制私家车无序发展”的提案及其办理,被《上海东方早报》、《现代快报》连续报道,在省内外产生积极影响。

在工作中,顾苏宁渐渐发现,南京市博物馆因场地限制,展厅面积只有4050平方米,且大部分由古建筑改造而成,不利于古建筑保护,且馆藏文物只能展出十分之一,远远不能满足博物馆发展需要和群众需求。于是,他有了利用政协委员身份,为市博做一点事的想法。

顾苏宁就南京市博物馆建设情况进行调研后发现南京博物馆数量并不多,仅有的几个场馆,规模都不大。他随后又走访省内外多家博物馆,调研博物馆建设和规划情况后认为,近年来,省内外兄弟城市的文博展馆建设水平普遍有了提升,首都博物馆、上海博物馆、三峡博物馆等,均已成为当地地标性建筑,其展览也已成为城市文化的品牌,顾苏宁认为,“南京在这方面有很大上升空间。”

顾苏宁在调研报告中,把南京博物馆的馆藏、展厅情况和扬州、苏州、上海等城市详加比较,突出扩建南博的必要性,有理有据。在这一基础上,他先后参与或者撰写《扩建南京市博物馆展厅为打造“文化南京”增添异彩》、《高起点高品位高质量推进市博物馆扩建工程》等系列提案,提交市政协,呼吁在市博原址进行扩建,形成一个以文博场馆建设为龙头,配套文化、商业、旅游设施等的文博文化产业链。

由于工程量较大,需要协调各方面关系,市政府迟迟未能下决心,但顾苏宁毫不气馁,连续几年从不同角度提交提案。经过努力,南京市政府终于决定,将朝天宫内的南京市博物馆展厅从古建筑内迁出,正式开始南京市博物馆的扩建工程——在朝天宫西北角扩建约7000平方米新展厅。2010年国庆前夕,市博新馆区建成,市博所在的朝天宫皇家古建筑群面貌焕然一新,实现了市博几代人的期盼。这个被誉为市委、市政府文化强市战略大手笔的系列工程,也提升了南京的古都历史气息和文化品位。

清代金缨曾言:“日日行,不怕千万里。常常做,不怕千万事。”顾苏宁常用这句话来激励自己,他坚信脚下还有千万里、路上还有千万事,他的步履当会更稳健。

(作者工作单位:民进南京市委调宣处)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