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会发言提交 Key 驱动下载
搜 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风采

陈铎:爱情在友谊中自然发生

中国政协网    www.cppcc.gov.cn    日期:2012-05-04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陈铎夫妇

 

人物小传:

陈铎,1939年生,江苏淮安人。中央电视台主持人,高级编辑。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委员,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曾主持《话说长江》、《话说运河》、《话说青藏铁路》、《细说澳门》、《百战经典》等大型电视节目与系列片,开创了中国电视节目双人主持的先河,其中《话说长江》创造了迄今为止纪录片收视率的神话。

“不,那些人不是‘青年’,他们感到血液里发痒但却在爱情里浪费着朝阳一般生命的火光。难道这是青春?绝不是!”

五四青年节前夕,全国政协礼堂,陈铎正在台上朗诵着苏联诗人马雅可夫斯基的诗歌《青春的秘密》。年过古稀又精神矍铄的他,总是怀带着比年轻人更完美的理想主义和更饱满的生活热情。走近他才知道,这是岁月磨砺和青春积淀使然。

受苏联文学影响的爱情观

陈铎年轻时爱读书。那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他工作的中央广播电视剧团,每个青年人枕边,几乎都有一本苏联小说。在知识饥渴的年代,他们像书虫一样,沙沙地啃噬着每一个字,每一排句。《卓娅和舒拉的故事》、《阿廖沙锻炼性格》、《钢铁是怎么样炼成的》……那是一代人的“圣经”。

“那时我还年轻,学俄语、看苏联文学给我最大的影响是人要有理想,不为自己活着。在我心里,友谊比爱情排名靠前。友谊是什么?它开出的花儿是最绚烂的,甚至爱情也是无数个浓厚的友谊发展到最后的那一个选择。爱情是在友谊里自然而然发生的。”

作为文艺工作者,抛头露面是经常的,知名度一高,身边自然有很多人围着。在陈铎的脑子里,爱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前者的极致表现是爱国,后者则是由爱人转向家庭生活。

就是在那样的年月和那样充满理想主义的心境中,陈铎和妻子周希珧经人介绍相识。

那是1973年5月。陈铎刚从“五七干校”学习归来,一位人民画报社的前辈约他去看音乐会。前辈还带了一位教师,就是周希珧。

“我爱人那天就是带着相亲的目的来的,三个人只有我不知情。”陈铎说,他完全不知自己在“被考察”,还穿着在干校耕机队当队长时被电池、电瓶烧的到处是窟窿的衣服。“当时我没票,索性就坐在台阶上,三个人很随意地聊天。”

这就是这对恋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眼里的周希珧健康、声音很亮、性格开朗。后来介绍人挑明事由后再相见时,周希珧说,她印象中搞文艺的男同志,一定是头发梳得光亮,穿着大皮鞋。而陈铎很朴实,就是一个知识分子形象。“她看到了我最真实的一面。”陈铎说。

在没有手机、没有汽车的日子里,两个人约定每天下班后见面。

“比起现在年轻人一周见一次、一月见一次的频率,我们密切得多。”陈铎的单位在复兴门,每天5点下班后迅速到食堂买完晚饭,就骑车跑到爱人的单位37中学。接到女友后,两人推着车,一边走一边聊天。

“积水潭附近有个小公园,我们经常走到那儿就把车放下,坐在公园里聊,一直聊到天黑,她回到家常常就晚上八九点钟了。我们谈什么呢?谈对某件事、某个人的看法。”

当时陈铎正陷入人生中的艰难岁月,被贴“大字报”、挨批斗。比他小四岁的周希珧给他微风一般的鼓励。一看到他不开心,周希珧就会拉他去玉渊潭公园打篮球和游泳。

陈铎说,后来的生活经验告诉他,价值观相近的两个人,走到一起不会出大的问题。有什么分歧,摆到台面上说,很快就能沟通好。看到现在一些年轻人为了误会闹别扭、吵架甚至分手,他觉得很惋惜。

建立在物质条件上的爱情不可靠

当时,按剧团的规定,陈铎月工资被定在32块钱的标准,比女朋友的工资要低。

而周希珧的父母都在石油部工作,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一听说陈铎的工资,周家父母并不接纳,“工作那么多年,才挣那么少的钱,准是个混饭吃的家伙。”

连周希珧的同事也为她担心:“哎呀,工资这么低,你们以后过日子可是个问题。”

那年“五一”劳动节,给了陈铎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劳动人民文化宫有演出,他请周家二老去看。老人家是抱着周希珧妹妹两岁大的孩子去的。一路上,陈铎抓拍了好多漂亮的照片,当晚回去又连夜在暗房冲洗、放大。第二天递到周希珧妈妈面前,老人家惊叹,“给小家伙拍得真活,好像一张嘴就要叫姥姥了。”

那年12月,陈铎和周希珧确定关系,准备走入婚姻殿堂。

“要是按照现在的结婚标准,我们当时的条件真是非常清贫。”

陈铎的安身之所是和一个同事合住的一间9平方米的宿舍。同事善解人意地腾出来,给二位新人当婚房。

“订了日子后,我们俩跑了几个家具店,最后搬回一个三层小书架。这就是当时结婚时唯一的新家具。没有陪嫁,没有聘礼,更没有流行的标准‘三大件’。除了一张床,再支个书架屋里就满了。”

回顾结婚时的情景,陈铎感慨,当时两个人除了一份互相理解、体贴的感情,别的什么都没有。但有了感情做共同的基础,两个喜欢积极生活的人,把家里收拾得干净、整洁,一起去探索幸福生活的含义,一步步走过来心里是充实的。

“反观之,爱情如果仅建立在物质条件上,是不可靠的。两个人缺乏共同进步的动力。”

社会应为年轻人营造洁净空气

与老一代人相比,当今年轻人找对象难已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社会问题。

在生活中,陈铎是个很热心的人,帮助好多人牵线、组成家庭。上世纪80年代,他在国外考察时,看过类似的电视交友节目,非常有趣,就一直想引进国内,做一个电视红娘节目。考虑到中央电视台不大可能,曾想过向地方台投放,但因种种原因没做成。

“内地刚兴起电视相亲节目后,我看过几次,都是一个年轻人站在台上僵硬地照本宣科。这怎么能展示自己的风采?现在的年轻人在屏幕上活跃多了。公开也是好事。那么多人看着你们俩人在电视上牵起手来,怎么也得顾忌一下公众形象,不会随便分手。不过电视相亲的成功率有多高?我没注意过。”

更让他觉得有趣的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人们生活环境较封闭,自由恋爱的婚姻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居多。而现在又一个轮回,需要父母出面到公园去为孩子相亲。在他看来,电视相亲也好、公园相亲会也好,都是一种平台、机会,也是一种发展和变化。“不要避讳相亲,介绍的就一定不成吗?它至少可以让你走一条捷径,避开漫长的弯路。关键是年轻人到底怎么想,他对婚姻爱情有没有一个正确的态度。”陈铎年轻时,目睹身边有些人爱一个人时非常热烈,分手后就去贬低对方,他很不赞赏这种对爱情的态度。“‘既然我爱你,你就要接受我’,这是自私的。她是你所爱的人,你要尊重她,这才是最大的爱。”

他还庆幸,在当时,同事、朋友们谈心的时间很多。“我们也是在交流和探讨中树立了清晰的道德观、生活观、理想观和价值观,好与坏的界线很分明。而现在,一些年轻人之所以在婚恋问题上遇难题,是因为选择的界线被模糊化了。这一点,社会有责任帮助他们。”

陈铎说,一个社会的空气、养分和水是污浊的还是干净的,直接关系着一代代人的健康成长。眼下,社会要树立正气,才能够帮助年轻人认真面对许多问题,做好自己的选择。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