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 驱动下载
搜 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风采

“伙计”的本色 ——对话魏积安

中国政协网    www.cppcc.gov.cn    日期:2011-09-20    来源:《中国政协》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1

我是一名文艺工作者,认真地为观众塑造艺术形象是我的份内工作。

 

舞台上,他是憨厚的“伙计”、他是伟人毛泽东……他是戏剧界为数不多囊括所有戏剧大奖的演员,他用心演绎了一个个鲜活的艺术形象;生活中,他是母亲的孝子、他是乡亲们的依靠,他用情诠释他的本色人生。日前本刊记者对话魏积安,剖析一个对艺术执着追求、对生活充满感恩的本色魏积安。

艺术不是商品,宁缺毋滥

本刊记者:每年岁末,春晚总是最引人关注。关于春晚,大家讨论最多也是春晚的小品。已经许多年没有在春晚上看到您了,今年春晚能看到您的作品吗?

魏积安:我一直认为艺术不是商品,宁缺毋滥。如果没有好本子,我宁愿不露脸。上春晚、混脸熟不是我现在该做的。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上一次演的小品是什么内容了,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乡音》、《擦皮鞋》、《问路》、《笑比哭难》、《成长的烦恼》、《梅开二度》这些作品。我觉得答案只有一个,禁得起岁月洗礼的作品才是真正的好作品。

本刊记者:目前小品这种艺术表现形式处于叫座不叫好的局面,一方面观众喜欢看小品,但看过之后评价往往贬多过褒,您是否认为小品已经没落了?您能分析一下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

魏积安:我要感谢小品,因为通过小品,我才有机会让广大观众朋友认识我、记住我。但是由于没有好本子,现在我已经很少演小品了。坦率地说现在的小品已经很难达到以前的轰动效应了。小品虽然是观众最为喜闻乐见的形式,但观众对小品却又最挑剔。说实话小品越来越不好演。观众对小品的要求在不断地变化,他们希望小品不仅要逗乐,还要在逗乐之余反映时代主题、反映民生、针砭时弊。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现在优秀的小品创作者在流失,许多一流的创作者已经投身影视剧行业,所以小品剧本很难出精品。因此小品没落也就很自然了。

“演话剧,毛新宇视我为家人”

本刊记者:看不到您演的小品虽然有些遗憾,但是现在却总能看到您演的话剧。听说您主演的话剧还获得了“梅花”、“文华”、“白玉兰”等全国、全军各种话剧大奖,可见您转行十分成功。

魏积安:谢谢!但是我要纠正一下,许多人都认为我的本行是演小品,其实话剧才是我的本行。正如你所说,这几年我确实在潜心表演话剧,也参与了一些精品话剧的演出。但话剧的成功与否不是由一个人的力量决定的。需要有好本子、好导演、好演员,它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我也参演了一些反响好的话剧,比如《天边,有一簇圣火》,这个作品获得“梅花”、“文华”、“白玉兰”等全国、全军各种话剧大奖。现在话剧逐步回归大众,观众们逐渐走进剧场看话剧,这让我感到很高兴。

本刊记者:您是总政话剧团历史上绝无仅有的获过所有戏剧大奖的演员,这在中国戏剧界也属凤毛麟角。有媒体评价您是获奖专业户。您是否认同这种评价?您怎样看待获奖一事?

魏积安:从艺这么多年,我确实获得了一些奖项。说我是获奖专业户,这是媒体朋友对我的鼓励。我是一名文艺工作者,认真地为观众塑造艺术形象是我的份内工作。在我们这个行业有很多优秀的艺术工作者,他们也都在兢兢业业地从事自己热爱的表演艺术事业。获奖不能完全说明一个人的表演是否成熟,只能说明评委对我的表演风格是认同的。

本刊记者:我看过您参演的《毛泽东在西柏坡的畅想》,您在剧中饰演毛泽东。之前有许多特型演员甚至很多知名演员都饰演过毛泽东,您演毛泽东会不会怕被观众拿来比较,您有压力吗?

魏积安:刚开始肯定是不自信的,感觉压力很大。排练时我只答应临时代班,要剧组赶紧找合适的演员,没想到最后没有合适的人,我只能硬着头皮去演。其实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演毛主席了,每次演都会被问到这个问题。作为演员,就是要饰演各种不同的角色嘛,我演毛泽东跟其他角色一样,都要琢磨。只是,这个人物更难塑造,一万两千多字的台词让人犯晕。刚开始是用湖南话表演,现在我全部改用普通话演,坚决不走模仿路线。一方面是因为我有这个自信,另一方面,也算是与古月、唐国强等人的表演有所区别吧。

本刊记者:您怎样评价您塑造的毛泽东呢?

魏积安:我们这代人对毛主席还是很有感情的。为演好毛主席,还特意去了湘潭、韶山冲、井冈山、延安和西柏坡,实地感受革命的洗礼。在我的案头一直放着一本书——《伟大领袖毛主席》。话剧公演时,毛新宇委员也看了我的演出,他看完说很好。现在我们俩的关系像亲戚,他女儿过生日都让我去,我感觉他真的视我为家人了!我想这也许是一种认可吧。

“做人要知恩图报”

本刊记者:很多熟识您的人对您的评价是对母亲孝顺、对朋友热心,演戏做人都很本色。您怎么看待这种评价?

魏积安:如果没有养育我的父母、爱护我的父老乡亲,就不会有魏积安的今天,做人要知恩图报。中国有句老话叫“百善孝为先”,孝顺父母是每个子女应尽的义务。我的老母亲已经去世了,我总也忘不了她去世的那年:当年她病重时正赶上我参加春晚彩排。登上春晚舞台是每个艺术工作者的心愿,我当时很矛盾,一边是春晚节目审核的关键时期,一边是病重卧床的老妈,两边都放不下啊。最终我还是毅然选择回家探望病重的老妈。现在想起这件事我很坦然,如果当年我没有回家,我就见不到老妈最后一面,我会后悔一辈子。毕竟春晚今年上不了,明年可以再上,但老妈只有一个。我离开山东很多年,但我和山东老乡的联络没有断。现在老乡来北京,无论找工作、做生意、考大学,不管有什么事都来找我,他们拿我当亲人,我也愿意倾囊相助。

“我是政协队伍的新兵”

本刊记者:政协委员是各个界别有代表性的人士,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作为政协委员,您如何认识这个角色和使命?

魏积安:我是政协队伍的新兵。我对人民政协十分向往,但是真正成为政协委员后,我才发现我对人民政协的认识比较浅显。我也在思考作为政协委员如何履行好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职责,如何反应好社情民意。目前我还处在学习的过程。今年我关注的民生问题是“城市雕塑建设科学管理”和“居民身份”方面的内容。我还和文艺界的几位委员联合提交了《关于加强全国城市雕塑建设科学管理刻不容缓》和《关于取消身份证民族登记》的提案。许多委员都在认认真真地履行职责。我们界别有些委员抓住一切机会了解社情民意,甚至在打车的时候都在向出租司机了解情况。他们这些做法值得我学习。

采访手记:在采访过程中,魏积安给我的印象是本色。他真诚、直爽,身上没有浮躁之气。他让我感到艺术家的梦想不是凭空实现的,而是通过自己的勤奋和努力创造出来的。魏积安说他是个容易满足的人,哪怕被认出他的观众叫一声“伙计”,他都觉得很快乐……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