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 驱动下载
搜 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风采

茅以升:生命从90岁开始

中国政协网    www.cppcc.gov.cn    日期:2011-09-20    来源:《中国政协》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父亲在入党申请书中这样写道:“我已年逾90,能为党工作之日日短,而要求加入党的殷切期望与日俱增。我是继续留在党外,还是加入党,怎样对国家和人民有利,我就怎样去做。”

作者和父亲茅以升的合影

作者和父亲茅以升的合影

2011年1月9日是我父亲茅以升诞辰115周年的日子,父亲在世时常用“人生一征途耳,其长百年……”这句话来感慨人生。按照父亲以此计算的
人生长度,谁会想到,父亲在90岁高龄的时候,用一个特别的方式给自己的人生做了一次注解——他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90岁,在很多人看来是风烛残年的年龄,父亲却乐观地用行动告诉世人,人生永无止歇,他永远不会停止对生命、对信念的追求,正如他在七十
多岁的时候所说:“回首前尘,历历在目,人生之路崎岖多于平坦,忽似深谷,忽似洪涛,幸赖桥梁以度。桥何名欤?曰奋斗。”

在中国共产党90岁诞辰的时候,我想到了90岁的父亲,想到了中国共产党对于父亲的巨大魅力。如今经历近一个世纪的风霜雪雨的中国共产党依然魅力永存。她给许许多多的人的生命注入最新鲜的活力,就像父亲在他90岁生日上说的那句话一样:生命从90岁开始!

这是多么浪漫又充满信念的一句话啊!是的,父亲一生都没有停止过他奋斗的脚步。经历过太多艰难,也遭遇过无数坎坷。十五岁时父亲便只身
北上,开始了他的求学之路。从在国内克服困难的刻苦勤勉,到在国外不分昼夜的艰辛求学,从婉拒恩师挽留毅然回国,到为祖国的桥梁工程和科学教育事业倾尽所能,父亲就是这样乐观地踏过荆棘,不曾停歇过追求的脚步。

即使到了90岁,作为科学家、民主人士的父亲还是不忘自己人生的信仰和追求。而他对于中国共产党日益深厚的感情发展,要追溯到上海解放前夕了。

三拒高职,为上海和平解放智斗汤恩伯

1949年5月初的一天,父亲在看报纸时,忽见头条新闻为:“上海市长陈良委任茅以升为上海市秘书长”。父亲感到非常诧异,自己与身为国民党要员的陈良并不相识,委任之事从何谈起?在他疑惑之时,陈良的夫人李佩娣登门来访了。她以父亲在美国留学同学的身份当起了说客,劝说父亲接受此任。她的目的当然是想帮助国民党稳定上海的教育界、科技界的动荡局势。父亲当即责问她为何不事前和他商量,并表示坚决不干。不久,陈良亲自来访,父亲以自己是工程师,不懂得如何去做秘书长的工作为由拒绝了。陈良败兴而归,父亲深知他绝不会就此罢休,当晚就带上许多书,悄悄住进了同济大学中美医院。

令父亲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住院后的某一天,一位手持公文包的军官忽然出现在医院,并将父亲强行带到了一个被称为“金神父路118号”的地方。走进大厅,父亲发现与他见面的竟然是蒋介石。蒋介石依然是要父亲接受秘书长一职。而父亲的一句:“我近日胃病已住进医院,需遵医嘱长期治疗。”让蒋介石哑口无言。在父亲的心里,对于国民党用野蛮手段镇压学生爱国民主运动、杀害自己的好朋友、爱国人士杨杏佛先生的行径早有定论,他早就倾向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

就在这个时候,事情却发生了变化。父亲曾加入的一个进步组织——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的负责人吴觉农来看望他,对他说:“中共地下党传来指示,上海快要解放了,你可利用秘书长这一身份里应外合,为解放上海、保卫上海工业做一些工作。一是阻止国民党汤恩伯在败退之前炸毁上海的工厂,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营救关在上海龙华监狱的300名进步学生……”

一个爱国科学家的睿智赋予了父亲政治上敏锐的鉴别力。父亲眼前一亮,毅然接受了这个神圣的使命。第二天他就办理出院并迅速找到陈良的太太,了解陈良的打算,并让她劝服陈良配合这两件大事,并提出了具体的办法。

两天后,父亲以上海市政府秘书长的身份,出席外国领事团会议。并成功说服他们起草了禁止破坏外国在沪开设的工厂的照会,并由陈良转交给汤恩伯。上海的工厂被保住了!至于300名学生,陈良也已经严格“监管”起来了。

1949年5月2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了上海,当父亲得知全市工厂未遭破坏,学生无一被杀害,他如释重负。他的委曲求全是有价值的!

6月15日,在宴请各界朋友的座谈上,上海市新市长陈毅紧紧握着父亲的手说:“茅先生,上海解放,您立了大功。我代表党和人民感谢您!”后来父亲得知,他所救出的那300名进步青年很多成为了国家各级干部和中流砥柱。每每回忆起这件事,父亲总是十分激动。

从这件事情开始,在父亲的心底更加坚定了对共产党产生的信任与尊敬。父亲曾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我的前半生自诩是无党派、超政治的,是一个一贯崇尚科学救国的民主主义者。在抗战胜利后,亲眼目睹了国民党发动内战、摧残民主、投靠帝国主义的行径,开始认识到只有共产党领导人民大众起来革命,才能救中国。”解放初期,父亲还发表了《中国共产党是领导新中国建设的总工程师》一文。

为国家多多出力,90岁毅然入党

新中国成立后,父亲与党的情感也随着他参与越来越多的国家大事而与日俱增。1949年,父亲以自然科学界代表身份出席了全国第一届政协会议和开国大典。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紧握父亲的手,表达对科学人才的重视和渴求,也让父亲体会到了共产党的眼界和胸怀。

“为新中国多多出力”的承诺让父亲更加勤勉地工作。武汉长江大桥的设计、人民大会堂的结构力学把握,父亲一直用行动表达他对祖国、对党的爱。

1958年,当父亲看到李四光等同志入党,他便激动不已,萌生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想法。1962年,父亲在参加全国科学规划会议时见到了周恩来总理,向总理吐露了心愿,总理爽朗地笑着说:“当然欢迎你加入中国共产党,但像你这样中外知名的科学家,是入党好还是留在党外更便利于工作?应该慎重考虑。”那段时间,父亲反复思考总理的话,领悟到这是总理从党和国家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出发,自己留在党外能发挥更大作用。此后二十多年中父亲再也没有提及此事。

但是父亲的追求并没有停止。直到1986年,父亲已经90岁高龄了,他再一次提出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请求。他在入党申请书中这样写道:“我已年逾90,能为党工作之日日短,而要求加入党的殷切期望与日俱增。我是继续留在党外,还是加入党,怎样对国家和人民有利,我就怎样去做。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我一生经验的总结。”在这一字一句之中,饱含着他对党的向往,浸润着他对祖国和人民的热爱。

这封申请书由许德珩先生送到了中央统战部。中央很快批准了他的请求。许德珩先生和邓颖超同志担任了父亲的入党介绍人。1987年10月12日,中央统战部会议室的墙壁上挂上了鲜红的党旗,91岁的父亲庄严地举起右手,一字一句地读着入党誓词。由于当时父亲患有严重目疾,视力几乎失明,但他努力转动着眼球,希望看清那面五星红旗。

父亲在他90岁之时,翻开了他政治生命新的一页,更始终顾全大局,站在国家与人民的立场上,甘愿为国家与人民倾尽所有。1988年全国人大、全国政协进行换届选举,在换届之前,父亲坚定地表示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一切听从党的安排。3月1日,他致信党中央,自请避位,他写道:

党中央:

以升在党的教育指导下,工作40年,现在年老病衰,应效法老同志,自请避位让贤,为早日实现“十三大”所提出的各项任务而共同奋斗。

恳切陈词,请辞批准。

全国政协副主席茅以升

1988年3月1日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父亲不为名利所左右的坦荡与豁达,在这封信中表露无遗。

父亲对党真挚深厚的情感,对理想、信念不停止的追求,让人激情澎湃。无论你有多大年纪,只要你的心是年轻的,你就永远充满活力,永远拥有人生新的开始。

在中国共产党90岁之际,奉上父亲90岁生日的那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生命从90岁开始”。愿中国共产党能翻开新的一页,带领着中华民族谱写出盛世华章。也愿更多的人如父亲一样,永远拥有美丽的生命开始。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