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 驱动下载
搜 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风采

素描卢中南

中国政协网    www.cppcc.gov.cn    日期:2011-09-20    来源:《中国政协》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卢中南,个子高,戴眼镜,老爱笑。楷书写了几十年,铁画银钩、端庄老到。他出版的几十种字帖本本热销,有据可查的被人收藏的墨迹,3900件也只多不少。无论是大楷小楷、毛笔钢笔,不管是常人看、专家瞧,十人有九人都看好:“这字写得确有功夫,真叫一个地道。” 

卢中南

 

卢中南执着,抱着欧字不放,任你怎么褒贬,我喜欢,我就写下去。临得多了,自然就有点感悟:都说欧字要紧凑不容易,他偏偏认为要把它弄松快了才算开窍。至于是“写活了”还是“写死了”,他也不大操心:咱一大活人,怎么会叫这区区点横撇捺给“憋死”了?

大凡从事艺术的人,几乎都逃不开“童子功”,他们继承了父辈于艺术方面的基因,需得从小苦练数十载,才能获得一点被人称道的艺术成就。
卢中南的父亲很早就参加了革命,又读过师范,当过教师,在当地算是有文化的知识分子。卢中南生于50年代末,“那会儿,小孩子的学习负担不像现在这么重,放学比较早”,卢中南的父亲就让孩子们回来写毛笔字。当时卢中南还没上小学,每到这个时候,他总是羡慕地看姐姐练字,然后自己也吵着要学。父亲应允了,可规定他“不许半途而废”。于是,童蒙时期的他每天对着16开的毛边字帖描红临仿,小学、中学,大字课都是他最喜欢上的,在书法老师的指导下,卢中南以临习欧体楷书为日课,毫不懈怠,兴趣渐增,从未辍笔,至今已有50多个春秋。

1985年首都师范学院首度开设书法专业班,卢中南以优秀成绩考入,师从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在欧阳先生的指教下,对书法锤炼精雕,又进行了两年的系统学习和深入研修。

一次,卢中南先生陪中石先生在山东考察学习,在一次笔会上,卢中南用魏碑《张猛龙体》笔意厂做了一幅作品,他自觉临摹得很有味道,正在沾沾自喜时,转身发现中石先生一直站在他身后默默观看。卢中南本以为先生会夸奖他几句,没想到老人却拄着拐杖不动声色地径自往前走去,几步之后才远远地丢下一句,“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学习欧体吧。”

卢中南杵在原地一动不动,心里很是不服气,转过几日,他才明白恩师的点播。原来,中石先生正是看准了卢中南性情纯朴,刚直宁静,恰与欧体的清平妍雅贴合相契这一点,才要卢中南从欧如终。因为只有人字相通,才能人字相生,以人衬字,借字托人,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从此,卢中南专一醉心于欧体,在吸收欧体的精微与神韵中,知难而进,坚韧执著,穷学苦治。都说欧体要写紧凑不容易,他偏偏认为要把它弄松快了才算入境。他说,真正熟悉了,理解了,笔画、结构、布局才会游刃有余,精到美观。他精临所有的欧阳询碑刻遗迹计14种(包括传本),并结集出版。欧阳中石先生曾序其曰:“细审中南手制,字字未必是欧,但整篇气息皆从欧出,诚然已得欧体之神髓。”

卢中南认真勤奋,既然没想过参展得奖,练字就变得相当单纯,没了干扰。有一种意见说字不能多写,要有些“生涩”;他却相信只有真正熟练了,谈用笔造型才有资格才牢靠。

卢中南从五六岁便开始临帖练字。童年时代,缺纸少墨,卢中南便用写秃的毛笔蘸着清水在磨平的青砖和废旧的硬纸壳上练习笔画。参军入伍后,1977年,卢中南因为写得一手好字,被调入军事博物馆,专门从事展览说明文字书写和陈列设计工作。

有人形容20多年前,常常看到一个高大挺立的身影,左手端着墨盘,右手执笔,高悬臂腕,全神贯注,轻松自如地在墙壁或展板上直接落笔成字,日写2000多字工整、秀丽的楷书,出色地完成上级交给的工作。“现在有了电脑,比那时的效率高了许多。”但正是这样的工作磨砺,练就了卢中南坚忍不拔的意志和定力,娴熟的技法与在任何调剂下都能提笔作书的硬功夫。

现在,卢中南已是军事博物馆设计处处长,近10年来,他以精湛的欧体楷书享誉书坛,屡屡获奖,并出版有《小楷唐诗三百首》、《欧阳词楷书全集临本》等各种字帖、教材、书法集50余种,发行数十万册。中南海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办公、会见场所有他的精心制作;中国驻美大使馆挂着他的字幅;朱德元帅纪念园的铜像碑文书法出自他的手笔;国务院册封西藏第十一世班禅汉文楷书金册,亦是他的笔迹。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