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会介绍:

联系方式: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太平桥大街23号
  • 邮编:100811
  • 电话:010-66191972
  • 传真:010-66191982
  • E-mail:yjhmsc@cppcc.gov.cn

贯彻落实中共十八大精神
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

日期:2013-04-19

郑万通

    

    中共十八大报告首次确认“协商民主”概念,首次提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的重要论断,进而对“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进行规划和部署,集中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实践创新、理论创新和制度创新,集中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在中国民主制度选择上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

    一、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提出具有里程碑意义

    协商民主的确立,是对毛泽东协商建国思想与实践的继承和发展。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召开,标志着协商民主这种新型的民主形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总结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正反两方面经验,强调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不断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完善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江泽民同志1991年最早提出社会主义民主有两种形式,他指出:“人民通过选举、投票行使权利和人民内部各方面在选举和投票之前进行充分协商,尽可能就共同性问题取得一致意见,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重要形式。”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中共中央高度重视人民政协工作,2006年颁发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首次以正式文件的形式论证了“在我们这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进行广泛协商,体现了民主与集中的统一。人民通过选举、投票行使权利和人民内部各方面在重大决策之前进行充分协商,尽可能就共同性问题取得一致意见,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重要形式”。2007111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第一次确认了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的概念,并强调“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相结合,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一大特点。在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有着相辅相成的作用”。

    十八大报告以可观的篇幅论述“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这是自1991年提出“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重要形式”以来,再一次把协商民主从一种民主形式上升为一种制度形式,成为我国国家政治制度层面上的一个重要部分。报告中的论述,也是迄今为止对中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及其制度建设最全面最系统的概括和论证。报告科学地回答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本质属性,协商民主制度和机制的架构,协商民主的渠道、内容和目的,协商民主的基本原则,人民政协在协商民主制度中的地位以及人民政协实施协商民主的多种形式等重大问题。

    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作为中国共产党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大胆探索和丰硕成果,写进党的代表大会报告,具有里程碑意义,彰显了中共中央顺应党心、民心,坚定不移地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决心和信心。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不断健全和完善,必将有助于体现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色和优势;有助于拓展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渠道;有助于党和国家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有助于改进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

    二、中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具有自身的优越性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中国共产党创造的人民民主重要形式。认真审视我们党推进中国民主政治的历程,统一战线、人民政协和协商民主是相继而生的。统一战线的目标是大团结、大联合。人民政协为实现大团结、大联合提供了组织形式和制度保障。团结和民主是人民政协的两大主题,人民政协承载着发展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任务。其逻辑起点是各方力量的联合和人民的凝聚,而其相继发展的取向则是人民民主。人民民主是我们党始终高扬的光辉旗帜,继续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目的就是发展更加广泛、更加充分、更加健全的人民民主。我国的协商民主既关注决策的结果,又关注决策的过程,从而拓宽了民主的深度;协商民主既关注多数人的意见,又关注少数人的意见,从而拓宽了民主的广度。这充分体现了我国人民民主的广泛性、真实性。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中国共产党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稳妥之举。团结与民主是人类政治生活和政治实践中两大不可或缺的要素。民主已成为当代世界各国人民的普遍要求。一些国家在推进民主的过程中,往往致力于彰显民主的价值和意义,忽略了民主对团结的需求,造成推进民主进程中的团结危机,照搬西方民主导致社会动乱和民族分裂的悲剧时有发生。资本主义国家有识之士有关协商民主的探讨和实验,也揭示了当代西方发达国家民主的固有弊端。我国在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过程中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将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这两种民主形式创造性地结合,在保障人民行使投票权利的同时,运用协商民主,坚持求同存异,追求和谐相处,最大限度地实现人民民主,促进社会和谐稳定。这彰显了我国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的鲜明特色。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中国共产党顺应世界民主潮流的明智选择。协商民主概念简洁、清晰、柔和,充满了中国传统哲学中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理念。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具有协商民主的一般含义,但与国外倡导的协商民主有着明显的不同甚至本质的差别。协商民主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政治智慧和思想开明,不仅是中国对人类民主追求和政治文明的重要贡献,同时也为中国借鉴人类当代政治文明成果、置身当代世界民主潮流搭建了沟通和理解的桥梁。

    三、人民政协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一个多领域、多层次的制度体系。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必须充分发挥人大的立法协商、政府的决策听证、政协的政治协商、同党派团体的协商、基层的民主协商等各种协商民主渠道作用,完善各个层次、各个领域的协商民主形式。十八大报告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高度,强调要充分发挥人民政协作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显示了人民政协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人民政协是我国特有的专事协商的政治组织和民主形式,与其他协商民主形式和渠道相比,具备独特的优势。人民政协这种民主形式符合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要求,体现了中华民族兼容并蓄的优秀文化传统,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作为我国郑重的政治协商机构,运行数十年,形成了深厚的历史影响和崇高的社会威望。它精英汇聚、智力密集,具有人才优势;它由众多界别组成,具有广泛代表性和巨大包容性。1993年,根据中国共产党的建议,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被庄严载入宪法。按照与宪法相衔接的原则,人民政协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写入政协章程。以此为基础,构架了以宪法、中共中央文件和政协章程为核心的一整套规章制度。到目前为止,人民政协已建立和完善了全国、省级、副省级、地级、县级政协的五级完整组织体系。人民政协的政治协商已提升为国家政治制度层面的行为。人民政协作为最早制度化的协商民主形式,或者说最稳妥的协商民主制度,理应在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应当也能够成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成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中的基干制度。

    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发扬我国政治制度的特点和优势,应当加快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强化人民政协作为协商民主重要渠道的作用。人民政协是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重要政治形式和组织形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中极具特色的部分。充分发挥我国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特点和优势,支持人民政协围绕团结和民主两大主题,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职能作用,更好协调关系、汇聚力量、建言献策、服务大局,有利于学习借鉴人类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抵制西方两院制、多党制等政治模式的影响。

    四、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形式日益丰富和完善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006年《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颁布以来,在党中央和各级地方党委、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下,全国政协和各级地方政协积极推进人民政协的政治协商,在坚持和完善全体会议、常委会议、主席会议、秘书长会议等郑重的、基本的例会协商形式的同时,不断创新和丰富政协闭会期间协商民主的形式、内容,不断完善这些协商的制度、规范和程序。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深入进行专题协商、对口协商、界别协商、提案办理协商”,这是对人民政协探索、丰富政协协商形式的充分肯定。

    中共十六大以来,全国政协工作具有开创意义的事情之一,就是在总结开展政协政治协商历史经验的基础上,创立了专题协商会这一协商民主的新形式。在贾庆林主席的亲自指导和带领下,十年磨一剑,形成了“专题协商”这一政协工作新的品牌。专题协商以会议为主要形式,其特点是:抓战略性问题;党政高层领导出席;形成对话和互动的机制;提出比较成熟的意见建议。十届全国政协以来,已先后召开10次专题协商会。总体而言,这10次专题协商会选题得当,时机适宜,筹备充分,组织周密,集探讨、交流、协商、议政于一体,既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又畅所欲言、集思广益,体现了求同存异、体谅包容、平等议事的协商要旨,产生了良好的效果。专题协商这种形式生动地体现了重要问题在决策之前和决策执行过程中在人民政协进行协商的精神,较好发挥了人民政协在国家政治生活和政治体制中的重要作用,充分展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优势和魅力,已经成为人民政协立足自身特点和优势,履行职能、发挥作用的重要形式。

    2010年,结合中发[2006]5号文件《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颁布实施五周年的总结检查活动,我建议在深化专题协商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界别协商的问题。人民政协具有智力优势和制度优势,按界别组成是人民政协最具特色的组织结构优势。界别协商正是人民政协智力优势、制度优势与组织优势的结合点和交汇点,是对政治协商实现形式的又一次丰富和拓展。通过界别协商,汇集各界别的智力资源,对一些领域当中最基本、宏观和长远的问题进行协商,有利于形成一些重大的决策参考意见,特别是行业性、领域性的决策参考意见,破解长期困扰我们的发挥界别优势和开展界别活动的难题,也有利于专委会建设朝着更加专业化的方向发展,同时对政协机关建设也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界别协商与专题协商二者各有优势、互有侧重。专题协商可延续其高层次、宽领域、全局性的特点,界别协商则侧重于界别代表性、领域深度性、行业专业性。专题协商是议题在先,求贤问政;界别协商则是聚贤在先,咨政建言。通过两者的相互配合、相辅相成,有可能打造一个永不闭幕的、全方位、多层次、有序、民主的协商平台。全国政协“专题协商”从提出到成熟运转前后经历十年。“界别协商”也要有个长远规划,不可能“一蹴而就”。可以先从组织化程度较高、活动比较规范的界别做起,也可以从哪个界别有比较成熟的选题就先做起,不必过分强调整齐划一和同步推进。界别协商的启动可以采取界别内协商,界别间协商,政协界别与党政领导和职能部门协商等形式。

    政协各专门委员会同党政职能部门的对口协商,提案者与提案办理单位之间的提案办理协商,是使政协政治协商经常化的重要形式,也是动员和组织各专门委员会、全体政协委员广泛参与政协政治协商的有效方式,应继续探索并不断使之规范,努力发挥人民政协各种协商形式的集群效应。在不断丰富和完善各种协商形式的同时,要注意拓展政协协商的内容,规范协商程序。1954年毛泽东对政协提出的五大任务中就强调政协要协商国际问题,要协商候选名单。人民政协通过参与选举过程中的协商、协调关系中的协商,以及国际问题和对外关系重大问题的协商,更能充分展示人民政协的咨政作用。

    五、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是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重大课题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新课题,要努力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上不断使之更加健全和完善。协商民主从本意上讲是相对于选举民主(或称票决民主)而言的。因此,要下功夫加强对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两种基本民主形式及其关系的研究。既要研究一般意义上的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关系问题,又要研究中国特色的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关系问题,也要与国外两种民主形式的研究相互借鉴,不断为准确定性、定位我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并使之切实制度化提供更多的理论支持。同时,还要深入研究和推进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的协调配合,使两种民主形式更好地优势互补、形成合力,为人民当家作主提供更加广阔的平台,把协商民主这一民主形式建设好、发挥好。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作为一个广泛、多层的制度体系,明晰其结构很重要。如何划分全国的、地方的、基层的民主协商,如何协调国家政权机关、政协组织、党派团体的民主协商,如何明确上述各种协商的主体即谁与谁协商、协商内容、协商形式、协商成效以及各种民主协商成果的集成运用等都有待通过制度加以认定和规范。

    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框架下,进一步研究和推进人民政协制度建设也很重要。如何进一步完善以宪法和章程为核心的人民政协制度体系建设,加强对人民政协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职能的法理依据的研究;如何进一步将人民政协履行职能与党委、人大、政府办文办事规则协调衔接,切实把政协协商成果纳入决策程序,提高政协协商的实效性;如何更加活跃有序地组织专题协商、对口协商、界别协商、提案办理协商,突出特点,避免重叠,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在学习贯彻十八大报告精神的过程中不断研究并加以解决。

(作者: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政协理论研究会会长)

(责编:郑睿奕)

版权所有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 北京市西城区太平桥大街23号
GENERAL OFFICE,NATIONAL COMMITTEE,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京ICP备081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