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新报道

“对中国经济,我们有信心”——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政协委员谈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记者会综述

2018-03-09来源:人民政协报 A- A+

3月8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新闻发布厅举行第二场记者会,主题是“政协委员谈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中共十九大作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一历史性论断。现在,对中国的经济,已不再纠结于“增速快一点还是慢一点”,而是更强调品质而非速度。这意味着经济发展进入动力换挡的关键节点,这也是抓住机遇、攻关夺隘的历史性时刻。

对中国经济,该怎么看?怎么办?记者会上,五位政协委员对此给出了详尽的回答。他们用真诚的态度,传递出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共同信心。杨伟民:

控制国企债务是防范债务风险重中之重

现在,随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际社会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关心中国的债务风险。在谈到外界对中国债务规模的担忧时,杨伟民表示,当前中央政府债务比较稳定,地方政府限额范围之内的债务也比较稳定。不过他认为,应该重点关注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重点关注国企尤其是央企的债务。

杨伟民坦承,我国总体上债务增长较快,但它是结构性的。政府债务中最应该关注的是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新预算法出台以后,出现了一些地方政府变换花样来举债的问题。“中央政府正在采取一些措施,控制新的隐性债务增量,逐步化解隐性债务的存量。”

当前,居民债务呈现上涨快的势头,杨伟民表示,我们要通过控制好房地产泡沫来防范居民债务过快增长,这需要建立新的住房制度和房地产长效机制,控制房地产泡沫继续吹大。

“国有企业尤其是一部分央企,总的债务是比较高的。”杨伟民说,去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已明确,要把控制国有企业债务作为今后控制总债务的重中之重,国资委正在研究制定有关办法来控制国有企业债务,首先要控制中央企业的债务。“只要经济能够保持平稳持续增长,同时让债务的增长低于经济增长水平,我们的债务率就会逐步下降,债务风险就会得到有效控制。”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在杨伟民看来,其最核心要义是遵循经济规律,把握好各项工作的度,既不要盲目冒进,也不要无所作为、无所事事。

“稳中求进,不是说哪些方面要稳、哪些方面要进,而是要作为整体来把握。”杨伟民说,他对此的理解是,经济工作当中的任何一项任务,包括保持经济稳定增长、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积极稳妥地处置地方政府债务以及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等,都要坚持稳中求进。

胡晓炼:

金融监管捆住“黑天鹅”“灰犀牛”

近日,安邦、华信能源等私营企业被中央或者地方政府部门接管,凸显出国家在维护金融安全方面的坚定决心,也引起了中外媒体热议。

在回应这一热点话题时,胡晓炼委员表示,一些大的金融控股集团在经营过程中出现了违法违规问题,形成巨大的风险隐患。对于这种风险隐患,是必须及时消除的。对此,监管部门积极“拆弹”,出台一系列监管规定,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来化解风险,不让“黑天鹅”飞起来,也不让“灰犀牛”冲出来。

在胡晓炼看来,这些违法违规的企业,有的是把保险公司做成了资产投资公司,有的是把实业做成了金融,杠杆率非常高,同时法人治理不够健全。这些机构“个头”都比较大,一旦发生风险,对市场影响很大。

胡晓炼说,中国有高度的防控风险自觉。在处置风险中,监管部门采取了分类施策的做法,而不是一刀切,风险化解和处置做得非常平稳,因此不会在这个过程中再产生重大风险。

胡晓炼表示,我们的监管一直在积极地填空白、补短板,发现机构有套利行为和规避监管行为、有在灰色地带游走的行为,监管机构会立即出台监管办法,及早堵住漏洞。她颇有信心地说:“一个或几个金融机构的问题,不会‘从一只狼弄成狼群’,最后造成系统风险。”

同时,胡晓炼也建议监管机构把着力点放在强化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上,及时弥补监管空白,并有效协调不同领域和不同机构,让一种金融行为有一个监管的标准,不能出现那么多“套利”的行为。

此外,胡晓炼建议监管机构在出台监管规定的时候,要加大与市场的沟通力度,让金融机构早做准备,以防对市场产生冲击。

陈晓华:

乡村振兴关键在“人”

中共十九大作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决策部署,这是在我国“三农”发展进程中写下的划时代一笔。记者会上,陈晓华委员谈到了自己对乡村振兴战略的理解。在他看来,乡村振兴关键在“人”,要大力培育“新农民”,把外出的“能人”引回来,把城里的人才引下来。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进城打工,很多乡村正在变成“空心村”。“如果一个村没有了人气,这个村的发展肯定搞不好。”陈晓华说,“空心村”的出现是城镇化的一种必然结果,世界上不少国家在城镇化率达到70%以前,都出现过农村人口外流的现象。但陈晓华也认为,对这个情况不能消极对待,不然乡村振兴就可能落空。

乡村振兴要围绕“人”做文章。陈晓华觉得,可以从两方面来着手。一方面要大力培育新主体和“新农民”,大力培养乡土人才,特别是致富带头人和农村的实用人才。同时,要通过各种政策吸引返乡下乡人员到农村去创新创业。陈晓华说:“这几年,已有大约700万各类返乡下乡人员到农村从事新产业和新业态,搞得风生水起。对这种趋势,应该积极扶持和引导。”

除了培育人才,陈晓华认为另一方面是要优化村庄布局。对于有条件的村,要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和提供公共服务,为农民的生产生活创造条件。对于有历史和文化价值的村庄要加以保护,对于没有生存条件的村庄要易地搬迁。通过这些举措,就能把产业振兴的各项举措落到实处。

现在,中国还存在大量小农户,小农户如何与现代农业衔接?对此,陈晓华表示,重点是要把小农户引入现代农业的轨道。一方面,要提高农民的组织化程度,大力发展多种形式的农民合作和联合,通过互帮互助、抱团取暖,解决好“一家一户干不了、干不好和干起来不合算”的问题。另一方面,要发挥农村新型经营主体的带动作用。这种带动,最关键的是要解决好利益连接机制,让农民能够从产业发展中分享到增值收益。

钱颖一:

经济增速的目标低了,但挑战更大了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将经济增长目标定在6.5%,较去年有所下调。同时,有10余个省份也下调了2018年经济增长目标。如何看待这一现象?钱颖一表示,把今年的预期目标定在6.5%,是为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留出空间。

“我理解为,地方政府为了实现从高速增长转变为高质量发展而发出的一个重要信号。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钱颖一说,“经济增长方式转变”,我们已经讲了20年。长期以来,地方政府在追求发展质量方面的倾斜力度不够。这一次,我们看到了地方政府的决心。

钱颖一认为,虽然增长速度的预期目标调低了一点,但是工作的压力和挑战更大了。因为,高质量发展并不像单纯提高GDP增速这么简单,也很难用一个指标来衡量。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开放正在走进“深水区”。记者会上,钱颖一说:“只要不忘改革开放的初心,我们就有信心把改革进行到底。”

在钱颖一看来,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客观的判断,因为我国人均GDP是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

钱颖一认为,不忘改革开放初心,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开放。开放不仅仅是贸易投资,也包括人才、技术等多方面的开放。其次是让市场起作用,市场对资源配置的效率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不按市场规律办事,受到的惩罚也会超出我们的预期。此外,还要把激励机制建立好。有了正确的激励,才会激发出巨大的生产力和创造力。宁高宁:

中国制造业升级可能像互联网一样快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来一场中国制造的品质革命”这句话让人印象深刻。宁高宁认为,现在讲“品质革命”非常及时,因为这是整个中国制造业和中国企业面临的问题。

“中国制造业从作为世界工厂到制造业大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不断地有‘在日本抢马桶盖’这类问题出来,说明消费者还是不满意,制造业技术水平还是不够。”宁高宁坦率地表示。

不过,眼下正在发生的变化让宁高宁感到欣喜。“在企业界,买矿山、油田、土地等资源的,找政策支持的企业少了。而且,没有创新、没有技术的企业,不会去扩大规模,不做重复性建设。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中国制造业升级已经悄悄起步了。”

宁高宁认为,这得益于坚决执行中央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得益于市场本身的力量。他说,今天中国市值最大、做得最好的企业,都是靠技术发展起来的。因为,自然资源、环境资源等限制,使得企业很难再一味扩大规模或者低水平重复建设。同时,政府的支持,包括产业政策、技术政策和税收政策的支持,也带来了很大的变化。

“我相信,中国制造业的升级很有可能像互联网技术应用一样,在几年之内就有很大的提升。因为,大家的注意力和兴奋点都转到制造业升级上来了。”宁高宁说。

在谈到国企改革时,宁高宁说,国企改革进行了很多年,取得了很大成绩。但相对来说,国企的净资产回报率还不算高。同时,国企所处的行业是传统行业,创新能力和引领能力不够强。

宁高宁认为,首先要进一步推进股权的改革,即混合所有制改革。这里面还包括,怎么处理好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和对企业的管理问题,怎么处理好董事会管理团队的问题,怎么处理好新来的股东股权大小和管理方式的问题,怎么形成合力的问题,等等。同时,国企要进行战略方向的调整,要进行创新,以更好地适应市场。此外,还要改革“人”,即改变国企人的观念,实现人的能力提升,否则诞生不了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本版图片均由本报记者齐波摄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 京ICP备08100501号

网站主办:全国政协办公厅

技术支持:央视网